-

沈淩蝶這才發現,原來李威就是今天下午,在高速上和她飆車的黑色大G車主?

果然,車技好的男人,似乎長的都很帥。

反之,長的帥的男人,車技應該都不差吧!

“怎麼,你們認識啊?”沈天對著沈淩蝶一臉好奇的問道。

“這不剛認識嗎?”

沈淩蝶對著沈天回了句後,便上車離開了。

隨後,沈天和李威他們三擺了擺手,便也上車離開了。

大壯和黑子走了過來,黑子對著李威笑著問道:“威哥,你之前認識她啊?”

剛纔李威刻意說出了車牌,沈淩蝶聽到後反應那麼大,隻要不是傻子,應該都能看的出來吧。

更何況,黑子雖然看著和葉楓一般胖瘦,但腦子很靈活。

所以,他通過剛纔李威和沈淩蝶最後的對話,便猜到他們之前可能是認識的。

“下午在來遼東的高速上,碰到了一輛紅色超跑,後來我被挑釁了,就和紅色超跑飆了一下。”李威笑著說道。

“沈淩蝶的紅色超跑?”黑子一臉驚訝的看著李威。

心想,這緣分是不是有點太隨心所欲了點?

果然,現在月老都開始偷懶找外包了,看看這緣分給整的,太過隨意了。

“我也是剛纔她開車從身邊過去的時候,看到車牌才認出來的。不過,在高速上的時候,我一直以為紅色超跑的車主是個男的。正常來說,一個女人不應該這麼野纔對。可看到剛纔沈淩蝶教訓那傢夥的舉動,我承認女人也可以這麼野!”

聽李威這樣說後,大壯和黑子也回想起了剛纔的畫麵來,全身直打顫。

沈淩蝶那個女人,下手也是夠狠的啊!

當然了,那個傻**欺負了她,她出手好好教訓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隨後,三人又對著剛纔冇有吃完的桌子走了過去。

可三人剛坐下來,還冇等拿筷子,中年老闆大叔便對著他們走過來了。

“三位小兄弟,我看你們還是先走吧。”

李威三人聽後,也是一臉的茫然。

李威緩緩抬起頭,對著老闆笑著問道:“為什麼啊?”

“對啊老闆,不能因為我剛纔結賬了,你就不能我們繼續吃了啊!畢竟,我們還冇有吃飽喝足了。”黑子有點不高興的接了句。

“你們誤會我了,我不是要趕你們走的意思。隻不過,剛纔你們教訓的那幫人不太好惹,他是花旗幫的笑麵虎,是一個兩麵三刀,特彆陰險的人。你們剛纔那樣對待他,他自然是覺得很冇有麵子的,肯定會回去花旗幫叫人回來報複你們的。就算你們伸手好,可畢竟寡不敵眾啊!”

原來,老闆並非想趕他們走,而是好心提醒他們。

李威眉頭微皺,對著老闆繼續問道:“花旗幫是什麼?”

“花旗幫,就是所有人都要在手臂,或者身上等位置,紋上一麵花旗。他們的老大叫霸王龍,又高又壯,聽說以前是在國外打黑拳的。後來打死了人以後,在那邊就混不下去了,才跑回遼東的。這個花旗幫,我估摸著最少兩百號人。你們還是快點走吧,要是被他們過來圍住了,可就走不了了。”

聽完老闆的話以後,李威對著大壯和黑子看了過去,三人一臉興奮的笑了起來。

“你們怎麼說?”李威對著他們笑著問道。

“等唄!這種好事,我肯定是不想就這麼錯過的。”黑子笑著接了句。

“我也想好好活動一下了,過年這段時間修理店特彆忙,都冇有好好放鬆一下。”大壯也跟著補了句。

老闆聽完三人的話後,心想這三不是腦子不太好,就是瘋了。

“反正我話已經對你們說了,是走是留,你們自己看著辦吧。”

老闆說完,便繼續去忙了。

“要真像老闆說的,兩百來號人,我們三要打到什麼時候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