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被沈天這樣冷不丁一問,直接就懵逼了。

沈天這貨看著像個鋼鐵猛男,冇想到竟然還有逗比的一麵。

沈淩蝶聽後,臉更加羞紅了起來。

“哥,瞎說什麼呢?找打了是吧!”

見沈淩蝶對著自己舉起了拳頭後,沈天立馬就樂嗬嗬的認慫了。

對於沈天來說,唯一能將他治服服帖帖的,隻有他這個妹妹了。

因為他們兄妹年紀相差挺大的,所以從小到大,可以說是沈天一手帶大的沈淩蝶。

他們兄妹之間的感情特彆好,從小到底沈天都特彆扶著沈淩蝶,不讓她受到一點欺負。

所以,平常出來這些場所玩的話,沈天都會派人保護沈淩蝶的。

因為沈淩蝶喜歡自由自在,很多遼東有名的娛樂場所,都被沈天打關照過了。

每次沈淩蝶過去玩,都會被特殊關照,特彆的不自在。

所以,她現在開始玩野場了,而且不告訴沈天。

要不然,今天晚上沈淩蝶自然也不會被欺負的。

“玩笑話,玩笑話……”沈天對著沈淩蝶笑著快速擺手。

沈淩蝶聽後,便對著李威轉身看了過去,笑著說道:“帥哥,剛纔謝謝你們出手相助。我叫沈淩蝶!”

李威見沈淩蝶伸手過來後,便也笑著伸手了過去。

“李威!”

隨後,二人手就這樣緊緊握上了。

李威握著沈淩蝶手的時候才發現,這女人手還挺嫩的。

白淨細長,手特彆的潤滑。

“嗯哼!”

沈天見兩個人握手都能抓半天,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了,便輕咳了兩聲。

李威快速鬆手,沈淩蝶也側臉微紅的將手鬆開了。

“兄弟,我沈天這人不喜歡欠彆人的人情。這樣,你開個條件。”

看的出來,沈天這人也是個直性子,屬於特彆豪爽的男人。

當然,豪爽和直性子並不代表腦子不靈光。

畢竟,沈家在遼東還是非常有實力的。

沈天作為沈家的長孫,這些年自然是被家族熏陶過的,腦子應該是比較靈光的纔對。

李威對著沈天笑了笑:“舉手之勞,我想要是你碰到了,一定也會出手的吧。”

原本,沈天是不想欠李威他們三個人情的。

可被李威這樣一說,他倒也覺得很有道理。

這種事情,要是被他碰到了,肯定也會出手幫忙的。

至於回報,他或許也會和李威同樣的說辭吧。

聽後,沈天樂嗬嗬的笑著,對著李威伸手了過去:“沈天!35歲!”

“李威,三十!”

“你這個兄弟,我沈天交了,以後在遼東這一帶,有需要我幫忙的,隻管言語!”

“好的天哥!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“就衝你這聲天哥,回頭必須要讓我妹妹好好感謝感謝你才行。”

沈天這傢夥,還真是鬼才邏輯啊!

李威叫他天哥,和沈淩蝶好好感謝李威,這兩者之間,應該是冇有直接關聯的吧?

更何況,沈淩蝶比李威還小一些了,年紀並不大,又是個高挑的混血大美女,根本不愁找男人吧!

“哥,你說的都什麼呀?趕緊讓他們都回去,開著這麼多跑車過來炸街,被這麼多人看著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沈天聽後,便對著帶來的人揮了揮手,示意他們全部離開。

很快,眾人都開車離開了,隻剩下沈天的黑色超跑了。

“我能叫你威哥嗎?你剛纔說你30,比我大一些。”

沈淩蝶麵對李威的時候,還是很溫柔的。

這個,沈天看在眼裡,倒是一臉的不習慣啊!

平日的沈淩蝶,絕對是個辣豔女王,野的很!

“當然可以!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隨後,沈淩蝶便將自己的私人名片拿了出來,遞給了李威。

“這是我的私人名片,上麵有我的聯絡方式。如果以後威哥你需要幫忙的話,可以隨時給我電話。”

李威笑著接了過來,對著沈淩蝶點了點頭。

“威哥再見!兩位哥哥再見!”

沈淩蝶對著李威三人笑著擺了擺手,便轉身帶著小梅對著自己的紅色超跑走了過去。

“我的車牌是XXXXXXX!”

當沈淩蝶聽到這個車牌後,突然靈光一閃,立馬就驚訝了起來。

“原來是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