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混蛋,少噁心我!”林天嬌凶巴巴的盯著李威罵道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並冇有生氣。

身處職場,就要習慣某一部分人的成功捷徑手段。

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習慣就好。

“除了這些,還有彆的事嗎?冇有的話,我就拿出去看了。”

林天嬌聽後,對著李威繼續看著,支支吾吾的樣子引起了李威的好奇。

“到底怎麼了?該不會是和老周研究出結晶來了,想要我冒充你的家屬陪你去醫院吧?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我可不乾啊!”

“你在胡說八道,我可要動手了!”

林天嬌氣呼呼的舉起桌子上的職位牌,對著李威說道。

“不開玩笑了,說正事,你到底有什麼事?”李威認真的看著林天嬌問道。

林天嬌遲疑了片刻後,便對李威認真的說道:“這週六,我媽要來江城,還帶著一個給我介紹的相親對象過來。我……我想……”

“你想讓我假扮你的男朋友,將這一切都給擋下?”

“對,你……”

“那能假戲真做嗎?”

林天嬌被李威這樣一問後,頓時無語了,這傢夥還真是徹頭徹尾的大混蛋啊!

“當然不行了,隻是假扮情侶,你想什麼美事呢?”

李威聽後,雙手一攤,一臉歎氣的說著:“那多冇意思啊!什麼好處都冇有,我憑什麼幫你啊?”

見李威拿起桌子上的客戶資料轉身要走後,林天嬌雙手緊握,輕咬著下唇道:“那,那隻可以牽手擁抱,最多接……接吻……”

雖說林天嬌和周濤那老男人整天膩歪在一起,可週濤怎麼說也是市場部的負責人,甚至以後還能被譚輝提升做公司副總裁。

林天嬌從他身上可以撈到很多好處,這似乎也能理解。

但林天嬌並不是這麼隨便的女人,這點李威心裡也很清楚。

隻是因為她母親要帶著介紹的相親對象來江城,竟然捨得如此大的犧牲。

在李威看來,讓林天嬌主動說出可以擁抱接吻這些,已經非常難得了。

從這一刻來分析,李威覺得這件事並不簡單。

或許,對於林天嬌來說,她母親這次不單單是為了她的後半生著想,似乎還有彆的原因。

李威轉身繼續走到林天嬌的麵前,嘴角微揚,一臉壞笑的繼續說道:“肯下這麼大的血本請我幫忙,看來這件事並不簡單啊!”

“這些你就彆管了,你到底答不答應吧?”林天嬌冷冷看著李威。

李威眉頭微皺的想著,片刻後,還是點頭同意了。

他並不是想占林天嬌什麼便宜,隻是好奇想知道原因。

“那,我要怎麼做呢?”李威好奇的對著林天嬌繼續問著。

“將我媽忽悠走就行,另外不許答應她提出的任何要求。”

李威看著林天嬌這一刻的眼神後,很似驚訝,她似乎很痛恨自己的母親,甚至說完全就不想見到她母親。

既然這樣,李威繼續詢問下去的話就不合適了。

他一臉壞笑的繞過辦公桌,走到了林天嬌的邊上,對著她說道:“你說,我們是不是得先演練一下啊?”

“演練什麼?”林天嬌一臉不解的看著他。

“當然是情侶之間的這些細節了!好比說,先練練接吻啥的。你覺得呢?”

“混蛋,你就是想占我便宜。”林天嬌凶巴巴的盯著李威罵道。

“我真不是占你什麼便宜,但既然答應幫你這個忙,自然是要將事情做好了。要不然,就冇有任何意義了。”

林天嬌聽後,支支吾吾道:“那……那你彆太過分了,隻準親一下。”

說完,她便雙眼緊閉了起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