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依依聽後,竟然秒懂了。

畢竟,她想要在事業方麵得到更好的發展,就必須要讓自己快速的融入進去。

漸漸的,她自然也就變的‘成熟’了。

“威哥,你好壞。”宋依依對著李威笑著說了句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扶著宋依依站了起來,讓她先走兩步試試看。

宋依依不是很確定的緩緩將崴傷的腳放下,然後很輕的在地板上走著。

可連續走了幾步後,她發現真的不那麼疼了?

當然,現在並冇有消腫,所以紅腫的位置還是會有點疼的。

“怎麼樣,現在和剛纔比是不是舒服多了?”

“嗯,現在基本不怎麼疼了,可以正常走路了。”

“過來繼續坐下,我給你上點消腫的藥水。”

李威說完,宋依依便又回到床邊坐了下來。

幫她上藥水的時候,紅腫的位置還是有點疼的,宋依依的腿一直在抽搐。

幫她上完藥水後,又用白色的透氣紗布,幫她好好包紮了一下。

“行了,明後兩天你多休息,應該就能消腫了。”

“嗯,謝謝威哥,威哥你真棒!”

被宋依依這麼一誇,李威卻是一臉壞笑了起來。

“棒不棒的,體驗過才知道吧。”

“你這傢夥,又耍流氓了。”

宋依依對著李威輕輕打了兩下,李威樂嗬嗬的笑著躲開了。

“走吧,送你回家。”

聽李威這樣一說,宋依依竟然開始遲疑了。

“那,你一個人住這裡嘛?”

被宋依依這樣一問,李威對著她嘴角微微上揚,笑著回了句:“怎麼,你還想留下來陪我啊?”

“我……我就是怕你一個人無聊……”

宋依依臉又漸漸紅了起來,心跳也加快了。

“一個人的確很無聊,住賓館還得兩個人一起。無聊的時候,可以一起玩玩遊戲什麼的。”

李威這說著說著,又開始冇有正形了。

“那,要不我留下來陪你說說話?”

見宋依依都有點不敢抬起來看自己,李威笑著快速補了句:“還是算了吧!你不在這裡我就算無聊,熬困了自然就睡著了。你要是留下來,我一夜都會精神飽滿的。”

“為什麼啊?”

宋依依這話問的,不知道是她真不懂,還是裝不懂。

“對著你這樣的大美女,我哪裡還有心思聊天啊!估計,早就上手了吧。”

李威說的倒也直接,宋依依聽後也跟著輕聲笑了起來。

“討厭,你怎麼老想著這些的。”

“這不酒足飯飽了嗎,不想這些我對不起老祖宗的祖訓啊!”

“啊?什麼亂七八糟的哦。”

宋依依似乎冇有聽懂李威說的內涵,李威自然也不會對她過多的去解說。

因為,說的越明白,他們就會越尷尬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將外套快速穿上了。

“走吧,打車送你回家。”

其實,宋依依父母在這邊也冇有固定的家,當年在這邊工作的時候,的確是有一套房子。

原本,她父母是打算在焦東這邊工作到退休的。

可在這邊乾了兩年不到,竟然又應該工作調動回了老家。

所以,她父母就將這邊的房子給賣掉了。

這次回來,他們一家三口也是在酒店住的。

所以,宋依依就算今天晚上不回去,也不受任何的影響。

畢竟,她和她父母是分開兩個房間住的。

她現在年紀也不小了,總歸是有自己私人空間的。

“威哥,我……我和爸媽他們這次過來,住的也是酒店。我……我單獨一個房間……”

聽到這些後,李威笑著問了句:“你什麼意思?讓我將這邊的房間退了,到你那邊去住一夜?”

“啊?我……”

“依依,這真不是錢的事,主要是看著你我睡不著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