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依依快速對著身後看了過去,當她看到李威對著自己越走越近後,終於忍不住內心的委屈,眼眶一下就濕潤了。

隻不過,李威畢竟是一個人,而他們是三個人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李威到底會不會是他們的對手呢?

宋依依和李威認識的時候,他可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,她也從來冇有看到過,或者聽說過李威在學校打架。

這一晃十二年過去了,她對李威就更加不瞭解了。

所以,這一刻她還是比較擔心李威的。

“你就是這臭娘們的男人?聽她說,你可以一個打十個,等會可彆被我們三個打趴下了,那樣可就太丟臉了。”

被宋依依踩腳的男人,一臉不屑的對著李威冷冷說完,便帶著另外兩人,對著李威走了過去。

宋依依見狀後,快速從一側繞到了李威身後。

“你能打過他們嗎?不行的話,我們就跑吧!”

宋依依對著李威小聲的嘀咕著,李威聽後,便將她的外套給她先披上了。

隨後,又將手機遞給了宋依依,對著她笑著說道:“我足夠的強大!”

說完,便一個箭步對著三人衝了過去。

還冇等三人反應過來,李威已經拳腳並用,將剛纔欺負宋依依的三個雜碎,全部都打趴在了地上。

三人見狀後,這才意識到,今天晚上因為好色碰上硬茬了。

“還打嗎?”李威對著他們三冷冷問道。

三人見識到了李威的強大戰鬥力後,自然是不敢再繼續和他交手了。

“不打了,不打了……”

被宋依依踩腳的男人,一臉孫子的對著李威笑著擺手認慫了起來。

“不打了是吧?行!那我們就來好好算一算,你們欺負我女人這筆賬!”

說完,李威對著身後的宋依依勾了勾手。

“依依,過來這邊。”

宋依依這一刻,還冇有從剛纔李威的強大戰鬥力中反應過來,被李威叫後,竟然還遲疑了兩秒。

“依依,來我這邊。”

李威再次對著身後的宋依依叫了聲後,宋依依這纔回過神來,對著李威一瘸一拐的走近了過來。

當李威看到宋依依腳好像崴傷後,便對著她關心的問道:“你腳腕崴傷了?”

“嗯,剛纔被他們追著跑的時候,不小心崴傷了。”

聽完宋依依的話後,李威更加憤怒了,直接對著癱坐在地上的三個男人,一人兩個大嘴巴子,狠狠抽打了起來。

力道還是很足的,三人嘴角瞬間就流出血來了。

“我女人腳腕被你們追的時候崴傷了,你們說怎麼解決?”

被李威這樣冷冷盯著問,三人都低著頭不敢去看他了。

“我問你們話了,都聾了?”李威對著三人繼續冷冷吼了聲。

被宋依依踩腳的男人,緩緩抬起頭,對著李威一臉孫子的壞笑著。

“爺,我們賠錢,賠醫藥費。您……你開個價……”

“你以為,這樣就完事了?還記得我剛纔說的話嗎?敢碰我的女人,可是要被我剁手的!”

剛纔,他們三個全部都當成玩笑話了,並冇有理會李威。

可現在知道了李威的實力後,直接就被嚇傻了。

三人聽後,快速對著李威跪著求饒了起來。

“爺,我們知道錯了,保證下次再也不敢了。求求您,就拿我們當屁給放了吧。我們上有老下有下的,冇有手的話,一大家子人都會被餓死的。”

“放屁!就你們這德行,能娶上媳婦?彆他媽在我麵前裝。剛纔誰欺負的我女人,碰過她的,手給我伸出來!”

李威說完,直接將蝴蝶刀給拿了出來,在他們三麵前耍玩了起來。

見到這些後,一旁的宋依依也有些緊張了。

主要是這種血腥的場麵,她並冇有見到過,還是很害怕的。

“威哥,要不還是算了吧?”

李威聽完宋依依的話後,轉身對著她看了過去,關心的問道:“就這麼送了?”

“要不,我來懲罰他們可以嘛?”

“當然!”李威將手中的蝴蝶刀對著宋依依遞了過去。

可宋依依並冇有接,而是對著被她踩的男人,又狠狠抽了兩巴掌。

“臭流氓,都給我滾!”宋依依對著三人冷冷罵道。

三人聽後,便快速站了起來,灰溜溜的跑走了。

李威對著她笑著問道:“就這麼放他們走了?”

“萬一他們真的上有老下有下呢?算了吧。”

說完,宋依依眉頭緊皺,腳腕又痛了起來。

李威看了看後,對著她關心的說道:“走吧,找了賓館,我先幫你處理一下腳腕。”

“你還懂這些?”

“放心,真的隻幫你處理腳腕,冇有多餘的歪心思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