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依依這樣問,李威直接就聽傻了。

李威憨憨的笑著,有點不太好意思去看宋依依。

這一刻,他竟然如此的羞澀,還真有點不太像他了。

“過了暗戀那個年紀了!”

“你這傢夥,如此的喜新厭舊呀!哎……”

宋依依雖然說話的時候帶著笑容的,可心裡似乎還真有點失落。

“不不不,依依你千萬彆誤會。我隻是說過了暗戀的年紀了,對看到你以後,我心跳還是會加快的。有一說一,你比上學那會更迷人了。”

“喲!小嘴是越來越甜了,這些年身邊圍著的姑娘不少吧?”

李威聽後,樂嗬嗬的笑了起來,也漸漸放開了。

比起上學那會,現在的宋依依,給李威的感覺更加的放鬆。

或許,宋依依也和他一樣,見識了太多的‘真相’了吧。

當一個人見到了那些所謂的‘真相’以後,但卻又無法改變和左右的時候,隻能選擇認同和加入。

這個,也是現實的一種生活方式吧。

隻不過,對內心的衝擊非常的大,人也會特彆的累。

“不至於,就算我和大多數男人一樣好美色,最起碼也還是有原則和底線的,並不會太過隨意。”

宋依依剛想繼續接話,服務生便端著菜上桌了。

隨後,李威便帶著她一起吃了起來。

當然,從帝豪帶出來的紅酒,李威也讓服務員給打開了。

李威和宋依依品嚐了幾口,味道還是相當不錯的。

端起酒杯,對著宋依依笑著說道:“來,我們先碰一個,慶賀我們這麼多年再次重聚。另外,也祝你新年快樂,越來越美豔迷人!”

“你也一樣!”

宋依依笑著和李威碰了下杯子,竟然一口將杯中的紅酒全部都喝光了。

李威見狀後,自然也一口都喝了,要不然會先的很冇有誠意的。

“我說,你這酒量可以啊?半杯紅酒下肚,麵不改色的,深藏不露啊!”李威看著宋依依誇讚道。

其實,當宋依依說在機關單位工作的時候,李威就已經猜到了,她的酒量不可能差。

想要往上走,酒是可定要喝的。

這點,倒是和職場很像。

除非宋依依的父母有足夠的實力和關係網,可以保證宋依依一路高歌,平步青雲。

要不然,她多多少少還是要靠自己努力的。

畢竟,父母漸漸也會老去。

在位置上,和不在位置上,麵子的程度可是有很大區彆的。

宋依依聽後,便也對著李威笑著誇讚了起來:“你也不錯啊!看的出來,職場老手了。靠著酒局站起來的男人,可是非常強大的。”

就衝宋依依這句話,李威就覺得她不簡單。

或許,他們都不是當年的自己了吧!

不過,那份怦然心動,似乎還保留著一些。

二人樂嗬嗬的笑著,繼續吃了起來。

一邊吃飯,一邊喝著,似乎都特彆的放鬆。

的確,對於他們兩個的酒量來說,一瓶紅酒肯定是不夠的。

纔過去不到二十分鐘,從帝豪帶出來的紅酒就被他們給喝完了。

關鍵這麼好的紅酒,就被他們當成啤酒,一口一杯的乾了,著實有點奢侈了。

李威對著宋依依笑著問道:“要不,來點白的或者啤的?”

“啤的吧!白的喝多了上頭,晚上容易失眠。”

“行!那你在這裡吃飯,我去樓下拿啤酒上來。”

李威說完,便走出了包廂,很快就拿了六瓶啤酒上來。

全部打開後,對著宋依依遞過去了三瓶。

宋依依對著李威一臉壞笑的問著:“你這傢夥,該不會真想將我灌醉吧?”

“你要真醉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你確定到時候是送我回家,而不是帶著我去賓館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