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叔,說歸說,鬨歸鬨,你怎麼還急眼了呢?”

苗若馨見李威如此激動後,便也有些緊張了。

畢竟,她和李威認識的時間不長,並不瞭解李威的習性。

要是李威因為自己的秘密被她知道了,生氣暴走的話,那她可就危險了。

李威發現自己剛纔情緒有點大後,便快速對著苗若馨笑著回了句。

“不好意思啊若馨,剛纔有點小激動,是不是嚇著你了?”

見李威平複下來後,苗若馨這才放心了下來。

或許,她剛纔和李威聊的那些,對於李威來說是不太合適的吧。

畢竟,那些對於男人來說,可的最後的最嚴啊!

“我剛纔也有不對的地方,不應該將那些話說出來的。”

李威無奈的苦笑著:“你還真以為我身體有缺陷啊?”

“不是嗎?”苗若馨一臉驚訝的看著李威。

“當然不是啊!我和小月說的可不是這些,你也彆瞎意會了。總之,我很強!”

見李威眼神堅定,一臉的自信後,苗若馨更加好奇了。

“既然如此,她為什麼要和你分開呢?你長的又高又帥,開著七八十萬的車,收入應該也不低吧!我聽小月說,你在江城某公司當領導。這麼好的條件,不應該啊!”

“我和她感情出現裂痕的時候,一個月隻有六七千塊錢,騎著電瓶車。不過,我們在江城有一套房子。隻是麵積小了點,小區老了點而已。”

“原來這樣啊!那就說的通了,現實或許就是這樣殘酷吧!”

李威聽完苗若馨的話後,對著她弱弱的問了句:“要是換成你的話,你會怎麼做呢?”

“我?我要是真的愛一個男人,自然不會在乎物質的。太在乎物質的女人,本身就冇有物質,也冇有這個能力讓自己達到需求物質的保準。說白了,就是用自己來換取男人的物質生活而已。當然,那種大家族,或者有錢人之間的聯姻另當彆論。”

聽完苗若馨的話以後,李威很驚訝,對她也有了全新的認識。

的確,苗若馨還是很瞭解女人的。

“無所謂了,反正都過去了。既然不合適,早點分開更好。要不然,每天得多累啊!”

“大叔,那你現在收入高了,想找個什麼樣子的呢?我想,肯定是不會比之前的差吧。”

苗若馨這話問的,似乎在試探李威。

李威嘴角微動,笑著快速接了句:“那必須啊!人往高處走,我總不能往低處走吧。必須膚白貌美大長腿啊!”

“看給你美的,男人果然都一個樣!你們就不看內涵的嗎?”

聽苗若馨這樣一問,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,繼續接話道:“什麼是內涵?你確定,內涵能輕易被看出來嗎?”

“相處一段時間,不就能看出來了嗎?”

“你說的對,可現在的人生活節奏都非常的快,大家都喜歡快節奏的生活和戀愛方式,並不太能忍受這樣的一個過程吧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苗若馨也跟著笑了。

她知道,李威說的這些也都是目前的現狀。

“這樣說,大叔你也屬於快節奏的男人了?”

被苗若馨這樣一問,李威壞壞的笑著。

“發展的節奏要快,但過程會很慢。”

苗若馨聽完,自然也明白了李威的意思。

漸漸的,她發現車裡越來越熱了,便將外套隨手給脫下了。

當李威對著她看過去的時候,眼睛立馬就直了。

苗若馨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薄款毛衣,身材還真是完美啊!

“若馨,你有多大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