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冷不丁說完,立馬就尷尬了。

可能是和她們經常這樣開玩笑習慣了,麵對苗若馨也就自來熟了。

“那什麼,我……”

“那你想上去乾嘛呢?”

原本,李威以為苗若馨這樣的女人,應該不太喜歡開這種玩笑的纔對。

所以,他剛纔想對苗若馨解釋的,可話剛說到一半,苗若馨竟然這樣問了起來,還真是讓他驚訝啊!

被苗若馨這樣一問,李威頓時便憨憨的傻笑了起來,不知道應該如何去接話了。

如果換成她們幾個,又或者是上官小月的話,他可能還會繼續往下開玩笑。

但現在的苗若馨,他知道這樣開玩笑下去不太合適。

“我想吟詩一首!佳人美酒,豈不美哉啊!”

被李威這樣冷不丁的裝逼,苗若馨竟然被他給逗笑了。

心想,這還真是個傻X啊!

難怪和上官小月能聊到一起的,果然有夠幼稚的。

“我還以為,你要對我做些什麼呢。原來,隻是飲酒作詩,看來我的魅力不夠啊!哎,傷心了。”

靠!苗若馨這話說的,是不是過於大膽了點?

畢竟,她昨天晚上就說了,要單獨約他吃飯。

也就是說,這次約他晚上一起山上跨年,肯定隻有她和他兩個人。

“你要是這麼說的話,那我可就放開聊了啊!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苗若馨樂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不貧了,你晚飯吃了嗎?”

“還冇有,不過也不餓。因為,看著你就飽了。”

“這種土情話,對小月說說就行了,對我不管用的大叔。”

“那,什麼對你管用?給我一點時間顯學行嗎?”

“像我們這種成年人,就做正常的事情就行了。這些,你還需要學嗎?”

李威聽後,立馬就來精神了。

雖說這兩晚一直和謝婉秋視頻治療,可遠水始終解不了近渴。

更何況,今年晚上還是跨年夜,的確是應該做一些成年人應該做的事情纔對。

“那,我現在開車去接你還是怎麼說?”李威對著苗若馨繼續問道。

“不用,我還冇有吃飯,吃完直接過去找你吧。”

“行,那你過來的時候和我說一聲。”

“好,那等會見麵聊。”

說完,苗若馨那邊就掛斷了。

李威將手機收起來後,一臉美滋滋的笑著,對著柴房走了過去。

“娘,我回來了。”

“老爺子吃飽喝足了?”陳秀蘭對著李威笑著問道。

“吃飽喝足了,我看著他睡著纔回來的。”

“去洗手去,準備吃晚飯。”

李威雖然不餓,但能陪著母親一起吃飯,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

所以,他就算是硬塞,也要陪母親一起多吃兩個饅頭才行。

吃完飯以後,李威讓母親去堂屋等著春晚,他在柴房收拾碗筷。

等他收拾完走進堂屋的時候,剛要開口和母親聊天,苗若馨的電話便打過來了。

李威轉身快步走出了堂屋,笑著接通道:“你吃好了?”

“對,你家在什麼位置,我現在開車過去。”

“不是爬山嗎?為什麼要來我家這邊?豈不是繞路?還是說,你想要爬我們村這邊的野山?”

正常情況下,李威想的爬山,應該是他們縣城裡,或者是市裡的那種景點山。

畢竟,那些是被開發過的,晚上容易怕也安全。

可要是他們村裡的這種野山,那就有點太那啥了。

除了他們村不少的墳墓在上麵外,也冇有一條正經的山路,而且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。

在這種環境下,讓他帶著苗若馨那樣的大美女,這他媽不是逼著他犯錯誤嗎?

“你們村那邊也有山嗎?”苗若馨弱弱的反問著。

其實,苗若馨並不知道李威家在哪裡,更不知道他家這邊也有山可以爬。

隻是聽上官小月說,李威家距離縣城更近,所以想開車過來和他彙合,這樣方便一些而已。

冇有想到,李威家那邊也有山?

“有是有一個,不過對著我們村子這邊的,是冇有被開發過的野山頭。”

“那不是挺好的嘛,我這就開車去你家找你,然後你帶我爬你們那的野山頭去。”

“你確定要爬我們這的野山頭?到時候,可彆嚇的往我懷裡鑽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