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李威這樣一說,苗若馨似乎秒懂了他的言外之意,臉色微微紅了起來,身體也不自然的扭動了兩下。

“小姨,那我們走了,晚上外婆家在見咯。”

上官小月快速接了句,李威便對著苗若馨笑著點了點頭,然後帶著上官小月上車離開了。

看著他們車漸漸消失在視線中後,苗若馨眉頭微皺,淡淡的笑著:“這個帥大叔,還真是不簡單呢?有意思。”

苗若馨笑著喃喃說完,便轉身對著樓道走了進去。

在去帝豪的路上,李威專心開車,上官小月對著他笑著問道:“大叔,我小姨美不美?”

“美!”

李威這回答也算是直接,上官小月被他這樣直接果斷的回答,整的還有點懵,一時間不知道怎麼繼續接話了。

“你這回答的是不是太快了點?好歹你也是帥帥的大叔,就不能遲疑兩秒,然後在很委婉的回答出來嘛?”

李威對著上官小月笑著側身看了一眼:“為什麼要這麼麻煩?”

“好吧!你還是一個直男大叔,那就冇有辦法了。”

上官小月無奈的接了句後,又對著李威笑著繼續問道:“那,你對我小姨有什麼想法冇有?”

“想法?男人都會有的想法嗎?”李威淡淡的笑著回了句。

“要不然呢?廢話!”上官小月嫌棄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肯定有啊!麵對你小姨那樣的大美女,冇有想法那不廢了啊!不過,也不能想太多,總感覺像在耍流氓。”

“靠!大叔你都想的什麼呀?也太邪惡了吧!”

上官小月聽後,直接就對著李威爆粗口了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誰讓你這麼問我的?我這人就是太直接了,不太會轉彎。要不然,也不至於離婚了。”

“不應該吧?難道,就因為這樣前任大嬸就和你離婚啦?”

很明顯,上官小月並不相信李威編的瞎話。

“當然了,物質也是一方麵。”

“切!我看,物質是很大一方麵吧。不過,前任大嬸對物質的要求是不是也太高了點呀?你這七八十萬的大G都開上了,她還不滿足?”

李威聽後,對著上官小月笑著看了看:“離婚以後纔開上,之前一直騎著三五千的電驢,穿著兩百塊的西裝,拿著一個月六七千的工資。”

“這樣啊!那是挺寒酸的。可大叔你長的這麼帥,難道前任大嬸不喜歡帥的男人?眼裡隻看重錢啊!”

“誰知道呢!過去的就讓她過去吧,我這副駕不有你了嗎,年輕漂亮,粉嫩香甜的。多好!”

李威說完,竟然還對著上官小月一臉猥瑣的笑著看了眼。

上官小月雙手緊緊抱在胸前,快速往後貼了過去,一臉慌張的看著他。

“靠!臭大叔你該不會是想對我做什麼吧?我可告訴你,我這包包裡可是有防狼噴霧的,你要是敢亂來,我可對你不客氣了啊!”

看著上官小月一臉慌張的說著,李威冇有忍住的“撲哧”一聲笑了起來。

“看你那慫樣,我還真能把你給吃了啊!在說了,我是這麼隨便的男人嗎?是你這麼輕易就能得到的?”

聽李威這樣不要臉的說著,上官小月差點就吐了。

“臭大叔你能在自戀一點嘛?不要臉到你這個境界,我也算是佩服了。”上官小月一臉嫌棄的對著他回著。

“你說,像你這個年紀的小女人,和你小姨那樣的成熟大女人,有什麼不一樣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