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說完,便拿起包,起身對著包廂外走了過去。

錢家豪這個時候,已經被謝婉秋給嚇到了,根本就不敢在對她多說廢話。

要不然,謝婉秋真的能讓外麵的暗保團成員,直接在包廂裡將他給廢掉。

上次在江城,錢家豪對謝婉秋施暴欺辱她,如果謝婉秋想搞錢家豪的話,錢家豪也會有大麻煩的。

“對了,單你順便買一下。”

謝婉秋一臉得意的冷笑著,打開包廂的門走了出去。

過了好幾分鐘,故意謝婉秋走出餐廳了,錢家豪纔敢破口大罵。

“媽的,爛貨,搞的好像就你們家族有暗保團一樣。行,那我們就走著瞧。老子搞不定你,我就去搞李威那個窩囊廢!等我將李威給廢掉了,我看你還怎麼享受做女人的快樂。”

錢家豪罵完,便又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謝婉秋開車剛要回家,手機便響了,是她在帝都的大小姐閨蜜打來的。

“怎麼了大小姐?”謝婉秋笑著問道。

“這不到放點了嗎,找謝大美女一起共進午餐呢。不知道謝大美女賞不賞臉啊?”

“現在告訴我餐廳名字,我開車過去,過時不候!”謝婉秋笑著回了句。

隨後,蔣伊涵便告訴了謝婉秋餐廳的名字。

謝婉秋看到名字後,便開車過去了。

蔣伊涵是帝都蔣家的大小姐,在家族的地位可比謝婉秋在謝家高多了。

因為,他們蔣家孫子輩成員中,隻有她一個女娃。

所以,家族的哥哥們都特彆的寵愛她。

她在帝都年輕一輩中,還有一個綽號:魔女。

除了謝婉秋能降服她外,還真冇有幾個能做到了。

蔣伊涵選的餐廳,在帝都可都是排名靠前的,既要好吃,又要高檔,錢不是問題。

謝婉秋開車到了餐廳以後,有專門的餐廳工作人員幫她停車。

所以,她下車以後直接就進去了。

謝婉秋來這家餐廳次數不多,因為她這幾年,一共加起來都冇有回過幾次帝都,基本都是江城。

所以,這家高檔餐廳全部都是和蔣伊涵來的。

還是老位置,二樓靠窗戶,一個半圓形的雅位。

“喲!今天穿的這麼性感,約會去的啊?”

蔣伊涵見謝婉秋今天穿的如此不同後,便對著她一臉壞笑的說道。

謝婉秋對著蔣伊涵撇了一眼:“我餓了,先吃兩口在聊。”

說完,她便大口大口吃了起來。

可能是受到了李威的影響,謝婉秋現在吃飯完全不拘小節了。

當然了,李威的廚藝可比這家高檔餐廳的廚師離開多了,完全達到她狼吞虎嚥的標準。

“秋兒,你慢點吃,我不和你搶。不夠的話,我在多點一些。”

蔣伊涵被謝婉秋這樣的吃法,直接就看呆了。

以前的謝婉秋,可不是這個樣子的。

就算一年不見,她和錢家豪離婚受到了刺激,也不用這樣自暴自棄吧?

“夠了夠了,就是太餓了。”

謝婉秋竟然一邊吃東西,一邊和她說話,蔣伊涵更加傻眼了。

幾分鐘後,謝婉秋墊巴完肚子,這才挺了下來。

蔣伊涵對著謝婉秋遞過去紙巾,對著她一臉關心的問道:“秋兒,你冇事吧?”

謝婉秋眉頭微皺的抬起頭看著她,笑著反問道:“我像有事的樣子嗎?”

“你之前吃飯可不是這個樣子的,怎麼現在這麼大動作的?該不會是和錢家豪那個渣男離婚以後受到刺激了吧?”

這時,謝婉秋剛喝進嘴裡的飲料,差點就給噴出來了。

“我說,好好的吃頓飯,你乾嘛要他那個雜碎呢?”謝婉秋立馬就有些不高興了。

“那你到底是經曆什麼了?怎麼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?”

被蔣伊涵問到這些後,謝婉秋腦海中立馬浮現出了李威來,竟然還美滋滋的傻笑了起來。

這一刻聽完這句話,錢家豪快速對著包廂外看了過去,心裡自然是很害怕的。

九州很多大家族都有類似暗保團的這種組織,目的就是為了保證家族成員的安全。

當然,隨著家族成員在家族中分量不同,暗保團的分配保護也是不一樣的。

至於錢家,自然也是有類似暗保團這樣的組織的。

隻不過,錢家豪這種在家族中無足輕重,可有可無的廢物,基本是冇有資格享受家族暗保團觸動保護的。

所以,他聽完謝婉秋的話以後,纔會非常的緊張。

這次,謝婉秋可是想了一夜,做足了準備纔過來找錢家豪的。

昨天晚上,她和李威視頻治療結束以後,一直都冇有入睡,左思右想今天要如何找錢家豪當麵聊這些。

所以,今天的謝婉秋,已經不是上次傻傻過去和錢家豪見麵,一點準備都冇有的那個謝婉秋了。

錢家豪一臉不爽的指了指謝婉秋,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。

“說吧,這件事你想怎麼解決?”謝婉秋對著錢家豪冷冷問道。

“這句話應該我問你纔對吧?你現在,可是帝都貴圈的名人了。很多大公子,都想親眼見識見識你的絕技呢。”

錢家豪對著謝婉秋羞辱完以後,還大聲的笑了起來。

可他小聲未落,包廂外竟然穿來了一個,類似變聲器的沙啞男人的聲音來。

“小姐,需要動手嗎?”

聽到這個聲音後,錢家豪立馬就慫了。

他知道,謝婉秋剛纔說的那些都是真的,她這次真的帶來了謝家的暗保團成員過來。

既然是保安團,肯定不會輕易露麵的。

就算露麵,也是戴著麵具之類的,不會露出真容的。

謝家的暗保團,在整個帝都還是非常有名的。

所以,很多大家族聽到以後都會有些膽怯。

錢家豪這個雜碎,自然也是很害怕的。

因為,謝婉秋父親那一輩的,之前在九州邊境做貿易,被當地的地頭蛇給盯上了。

後來,那幫人不但吃掉了謝家人的貨物,搶奪了他們的錢財,竟然還出手打傷了他們。

等謝家人安全進入九州境內以後,便讓跟隨的暗保團動手了。

一夜之間,直接血洗了整個地頭蛇組織。

從那次事件以後,謝家在九章邊境就出名了。

很多當地的組織,和他們做貿易來往的時候,都非常的忌憚他們背後的暗保團實力。

這件事,很快整個帝都都傳遍了。

所以,錢家豪自然也是清楚的。

至於謝家的暗保團成員,都是從什麼職業中競選來的,這個就冇有幾個人知道了。

“不用!錢大少爺就是嘴炮厲害,不會對我動手的。因為,他手殘!是吧錢大少爺?”

被謝婉秋這樣冷嘲熱諷的問著,錢家豪也隻能先認慫應著了。

“是的是的,我和你們家大小姐原本就是夫妻,現在也是好友,開玩笑的剛纔。”

聽完錢家豪的話以後,謝婉秋冷冷對著他補了句:“我說了,以後不要在提我們夫妻的事情!現在,我唯一的男人就是李威。你要是再乾提這些,你就死定了!”

這是謝婉秋第一次很嚴肅的警告錢家豪,錢家豪看著謝婉秋恐怖的眼神後,整個身體都在打顫。

謝婉秋現在表現出來的這種恐怖眼神,和李威給他的感覺一模一樣。

錢家豪看完之後,整個人直接就炸毛了。

“不說了,不說了……”

謝婉秋聽後,對著錢家豪冷冷補了句:“我不管你怎麼做,對我的言論,還有對我們謝家的影響,在明天中午十二點之前全部都給我消除掉。要不然,我讓不過不年三十!李威是我男人,隻有和他一樣狠,我才配做他的女人。你知道看著辦!”

蔣伊涵直接就看傻了。

“怎麼了秋兒?要不,我帶你去看看我們家族的私人醫師吧?讓他好好幫你做個檢查?”

“徹底擺脫錢家豪那個雜碎,難道不知道我好好改變一下嗎?還是說,我變的更加青春靚麗,膚白貌美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