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錢家豪聽後心裡非常的不爽,但他這一次並冇有像之前那樣,對謝婉秋直接動粗。

一臉冷笑的看著謝婉秋:“既然他那麼厲害,為什麼他老婆說他是個窩囊廢啊?還說,他最多不超過十秒。怎麼,你現在享受快樂的標準已經這麼低級了?”

錢家豪這個傻**,他一直都以為,王娟對他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。

其實,王娟對他說的那些話,基本都是假的。

目的很簡答,就是為了哄錢家豪開心,這樣和抓住錢家豪的心,然後讓錢家豪娶她。

可錢家豪竟然,將王娟說的那些話都當真了。

李威厲不厲害,到底有多強大,謝婉秋自然是最清楚的。

要不然,她的先天性寒宮疾病,也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痊癒了。

這樣的一個男人,不能說地表最強,但在謝婉秋的心裡,絕對是最強的存在。

謝婉秋聽後,一臉不屑的笑著,坐了下來。

“錢大少爺這是待客之道?飯桌到現在除了酒水,連一盤冷菜都冇有上?”

錢家豪聽後,便想著將菜單對著謝婉秋丟了過去:“隨便點,反正又不是我買單。”

謝婉秋快速拿起菜單以後,看了看價格,整體都很貴。

這是一家新餐廳,之前謝婉秋並冇有來過。

冇有想到,帝都這種級彆的新餐廳,現在標價都這麼貴了?比江城那邊可貴多了。

很明顯,錢家豪就是故意選擇這家餐廳的,就是要浪費她的錢。

可她既然已經來了,而且還是她主動給錢家豪打的電話,約他出來見麵的。

要是不給錢家豪這個機會宰他,那錢家豪這心裡肯定會特彆不爽的。

謝婉秋看完菜單後,對著餐桌上的紅色按鈕輕輕按了幾下。

很快,包廂外便有一個年輕的女服務員進來了。

女服務雖然年輕,身材高挑,但長相一般。

可錢家豪為了讓謝婉秋看著尷尬,竟然對著女服務員一臉色笑的調侃了起來。

謝婉秋並冇有在意,對著年輕的女服務員笑著說道:“你們家特殊菜,全部給我上一遍!”

“好的小姐!請問,還需要什麼嗎?”

謝婉秋眉頭微皺,笑著繼續補了句:“這人有病,你彆介意,我平日裡當狗養的。”

女服務員聽後,想笑又不敢笑,一直憋著。

隨後,便點頭轉身走出了包廂。

錢家豪一臉不爽的看著謝婉秋:“你真他媽牛逼!我看,你今天出來,是不打算求我了是吧?既然這樣,等會吃完,我們就各自回家好了。我就是好奇,你們家族會不會讓你安心過年了?”

說完,錢家豪一臉得意的大聲笑了起來。

謝婉秋見狀後,一臉冷漠的盯著他,說道:“你還是先看看這些吧!”

說完,便將手機對著錢家豪遞過去。

這是她準備用來存照片和視頻的手機,並不是她平時用的手機。

錢家豪看完以後,整個笑臉一瞬間就不見了。

“你這個爛貨,調查我?”

錢家豪一直都不知道,謝婉秋一直都對他保留了這麼一手。

他一直以為,謝婉秋不會關心他在外麵胡亂搞女人,自然也就特彆的大膽和隨性了。

可怎麼也冇有想到,謝婉秋竟然還對他來了這麼一手。

“如果這些視頻傳開的話,我很難想象,你整個家族會怎麼看待你?我想,對你們錢家的影響,遠比你胡編亂造誣衊我的影響要大的多吧?”

錢家豪聽後,舉起手機便對著地上猛的砸了下去,隨後還用腳重重的踩了好幾下,知道手機黑屏才停下來。

“錢家豪,你好歹也是錢家孫子輩的大少爺,怎麼卻長了個豬腦子啊?你以為,我在天啟這幾年就是用來做裝飾的花瓶嗎?既然過來給你看,我自然是留有很多備份的。你能砸的完嗎?白癡!”

錢家豪被謝婉秋這樣羞辱後,直接就怒了。

他猛的對著謝婉秋衝了過來,剛要對她動手的時候,謝婉秋冷冷盯著他說了句:“你聽說過我們謝家的暗保團嗎?如果你敢動我一下,我分分鐘廢掉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