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後,直接就被謝婉秋給驚到了。

“你現在治療的路子都這麼野了嗎?”

李威說話聲音挺大的,還好鄉下房子隔音效果比較好,而且房間比較大。

要不然,就他這聲音,弄不好就能被鄰居給聽到。

“混蛋!你就不能小聲點,怕彆人聽不到是嗎?”謝婉秋嫌棄的對著李威說道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你不是已經痊癒了嗎?今天晚上又犯病了?”

漸漸的,李威說話的聲音小了下來。

謝婉秋聽後,臉微微紅了起來,其實通過視頻是看不太明顯的。

不過,她的行為舉止,李威可以判斷出來。

“也不是,就是感覺停下了以後,全身都不舒服,就想著在治療一下。”

“該不會是治療上癮了吧?”李威一臉得意的對著謝婉秋樂嗬嗬的笑著。

“你現在在老家還是江城?”

“焦東老家!這邊的信號不是很好,我明天到縣城去弄個信號接收器回來,穩定一下信號。要不然,和你治療的時候,中途冇有信號就難受了。你說呢?”

說著說著,李威越來越有精神了。

麵對謝婉秋這樣的極品女神,要是還能說著的話,那他就真的牛逼了。

就算隻是視頻聊天,謝婉秋的盛世美顏依然可以讓他怦然心動。

“可我明後天會很忙,接下來的幾天,家族聚會,還有朋友聚會都安排滿了,不確定晚上幾點結束。”

“冇事,反正你到時候想治療的時候就和我說。實在不行,我就開車連夜趕過去找你,我們在車上治療。”

“那還是算了吧!你這好不容易回趟家陪阿姨,讓你大年三十跑過來不合適。”

“喲!我們謝總現在都知道心疼我了,還真是讓我感動啊。”

“少臭美了,我那是心疼阿姨,不想讓她一個人在家裡過春節。”

謝婉秋說著說著便也笑了,自從那天晚上,李威及時出現教訓了錢家豪以後,她就將李威認定為自己今後唯一的男人了。

所以,對李威的說話方式,比起之前來還是要溫柔很多的。

李威和謝婉秋說了他家裡的情況,謝婉秋並冇有告訴李威她家族的情況。

因為,年後謝婉秋就會帶李威去帝都,到時候李威就能親眼看到了,也不需要介紹。

其實,帝都的李家和錢家他都瞭解過,但並冇有去細查。

因為,李威覺得,麵前來說這些對他並冇有什麼關係。

李威不知道,上次錢家豪被他教訓以後,回到帝都便開始招搖起了謝婉秋來。

說謝婉秋有病還水性楊花,在外麵養了野男人,然後還讓他淨身出戶。

雖說冇有公開宣佈這些,可在他們共同的朋友圈裡已經徹底傳開了。

現在,謝婉秋的家族,給她還有她的父母的壓力很大。

隻是,這些謝婉秋都冇有和李威說。

或許,是不想讓李威捲進來吧。

畢竟,以李威現在的實力背景,是無法和錢家豪的家族抗衡的。

如果將這些告訴李威以後,謝婉秋怕李威會跑去帝都去替她出頭,然後在暴揍錢家豪這個雜碎。

要是這樣的話,可就要給李威惹來大麻煩了。

“那,你打算怎麼用視頻來治療呢?這個,我還真不是很清楚。”李威對著謝婉秋笑著問道。

“就……就是相互看著對方治療啊!”

謝婉秋說完,有些不太自然的低下了頭。

李威一臉壞笑的繼續追問道:“看著對你我可冇有心情治療了,憋的難受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