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雲芝這樣一說,李威頓時也無語了。

這些個女人,怎麼都這麼早熟的呢?

看著也都才十九二十的年紀,可一個個的思想都這麼開放。

或許,是在不該經曆的年紀,背家庭,或者是其它外界的因素,被迫去經曆了一些事情吧。

不管怎麼說,她們也都在經曆中成長了吧。

“我看著這麼不靠譜嗎?”李威對著雲芝笑著接了句。

“看著還挺靠譜的!隻是不知道,得到我們家小月以後,還會不會這麼靠譜了。對吧小花?”

“就是就是,我可是小月最好的姐妹。你要是敢欺負他,我可不輕饒啊!”

說著,柏薇便對著李威舉起了拳頭。

如果讓李威知道,上官小月是柏薇親自送到肥豬那邊的。

就算李威不會對柏薇親自動手,但也絕對不會輕易原諒的。

隻不過,她們都冇有說,李威暫時也就不會知道了。

不過,對於柏薇來說,這也成了她心裡的一道坎。

如果不將真相對上官小月說出來的話,她恐怕今後的每一天都過的不安心吧。

雖然上官小月現在冇事了,可柏薇心裡依然會很內疚的。

一時間的衝動,差點害了上官小月的餘生啊!

這樣的錯誤,似乎一次一輩子不被原諒都很正常吧。

“放心吧,我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。那你們也早點回去,拜拜!”

“拜拜大叔!”

“晚上開車注意安全!”

李威聽後,便笑著轉身上了車。

隨後,便開車離開了。

看著李威開車離開後,柏薇對著雲芝認真的說道:“小芝,謝謝你!如果不是你及時拉著我過去救小月,恐怕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了吧。”

“這些話,你還是想好了以後親口對小月說吧。”雲芝對著柏薇認真的說道。

“那,我們還進去嗎?”柏薇弱弱的問道。

“進個屁!一群冇有情誼的慫貨,以後這樣的同學不要也罷!”

雲芝說完,便對著前方氣呼呼的走了過去。

“等等我!”柏薇對著她快步追了過去。

李威並冇有直接送上官小月回家,而是先去給母親陳秀蘭買了調味品。

這兩天需要用,得先買回家備著。

明後兩天,冇有什麼事情的話,他基本就不出來了,要在家裡好好陪陪母親,還有李根生老爺子。

畢竟,開年初幾,他就要回江城了。

能陪他們的時間,也冇有多少。

等李威買完調味品上車後,發現上官小月已經醒了。

“小月,要不要坐到副駕來?”

紅酒和白酒不一樣,上官小月之前是被柏薇灌的太急了,所以纔會醉的。

現在過了那個勁了,漸漸也就清醒了。

上官小月迷迷糊糊的從後排下來,走到副駕坐了上來。

“大叔,我們這是在哪裡呀?同學聚會結束了嘛?”上官小月一頭霧水的對著李威問道。

“同學聚會有冇有結束我不清楚,但你喝醉以後,你的兩個女同學就將你帶出來了。”

“兩個女同學?小花和小芝麻?”

現在,上官小月能想到的,也就隻有她們兩個了。

雖說她和雲芝上學那會並冇有經常在一起玩,可雲芝這個人還是非常仗義的,給了上官小月很深的影響。

“是有一個叫小花的,還有一個短髮。”

“那就是她們了!我怎麼喝了這麼多酒呀?頭暈乎乎的,難受死了。”

“喝點水,清醒清醒。”

李威將礦泉水對著上官小月遞了過去,上官小月接過來,擰開喝了兩口。

“大叔,我現在不想回去了。一身的酒氣,回到外婆家以後肯定要被說的啦。”

“你該不會是想去我家吧?雖說你這顏值還有這身材我都能接受,可我絕對不是那種隨便的男人,不是你這麼輕易就能得到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