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會啊!我從來就冇有看不起你過。”上官小月笑著回了句。

“那你就喝光啊!”柏薇一臉陰沉的繼續說著。

上官小月聽後,猶豫了片刻,還是將剩下的大半杯紅酒全部都喝光了。

“這纔是我認識的小月嘛!來,我們繼續。”

隨後,柏薇一直找各種理由在灌上官小月的酒,上官小月很快就上頭了。

而且,其他的同學,不管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,都會相繼過來找上官小月喝酒。

不到半個小時,上官小月已經開始暈乎了。

這時,李威正在一家麪館吃飯。

要說麪食,他老家焦東這邊還是很地道的,口感很勁道,而且碗特彆的大。

陪著麪館自己做的辣椒醬,一碗下來整個人都熱氣騰騰的,一點都不冷。

李威很多年都冇有來過市裡了,之前來市裡帶著父親瞧病,後來父親不願意在市裡的醫院,說是太貴了。

從那以後,李威便冇有來過市裡了。

這幾年焦東發展的也挺快的,市裡的基建改造變化很大,和之前他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。

李威吃完飯以後,便在帝豪KTV周邊走了走,就當是飯後消食了。

上官小月這邊,柏薇又倒了一大杯紅酒,對著上官小月笑著說道:“小月,來,我們接著喝。”

上官小月對著她擺了擺手:“不行了,我實在喝不了了,在喝就真的醉了。”

“不給姐妹我麵子是不是?剛纔可是你自己親口說的,我是你初中最好的姐妹。你要是不喝的話,我可要生氣了。”

聽完柏薇的話以後,上官小月一臉痛苦的緩緩坐了起來,晃晃悠悠的端起酒杯,對著柏薇說道:“最後一杯可以嘛?喝完,我真的不能在喝了。”

“好,最後一杯。”

說完,柏薇和上官小月碰了一下酒杯,但她並冇有喝。

卻是將上官小月的酒杯,對著上官小月推了過去,幫著上官小月將一大杯紅酒全部都喝光了。

見上官小月比之前醉的更厲害後,柏薇竟然露出了一臉得意的壞笑來。

這個女人,她到底想對上官小月做什麼呢?

“小月,你說什麼?你說你要上個廁所?那我扶著你去吧。”

柏薇刻意大聲的說著,讓整個包廂的人都聽到。

隨後,她便將上官小月攙扶了起來,對著包廂走了出去。

走出包廂後,柏薇並冇有扶著上官小月去廁所,而是將她對著KTV裡麵帶了過去。

走了幾分鐘,柏薇便來到了一個更大的包廂裡。

包廂裡有好幾個男的,其中有兩個,就是剛纔在帝豪正門盯著上官小月的紋身男。

“豬哥,人給您帶過來了。”柏薇對著麵前坐著的肥胖男人笑著說道。

這個傢夥又高又胖,一聲的肥膘,戰鬥力很猛,帝豪KTV就是他照著的。

剛纔,門口那幾個傢夥跟著上官小月走進包廂後,知道是柏薇在的包廂,就讓柏薇幫他們將上官小月灌醉後帶過來了。

柏薇雖然手裡有錢,開服裝店也賺了一些錢,可她有個愛賭的爛爹,錢了肥豬不少錢。

柏薇和她現在老公的彩禮錢,全部都被爛爹給輸光了。

現在,還總去她的服裝店鬨,要她拿錢出來給他還債。

這一來二去的,柏薇自然也認識了肥豬他們。

肥豬說了,隻要柏薇將上官小月灌醉了帶過來,可以給她父親免掉一些利息。

並且,暫時可以不逼迫她父親還錢。

柏薇對上官小月,從羨慕到嫉妒,在到後來的恨。

所以,她才答應肥豬,藉機好好報複一下上官小月的。

因為初中那會,很多人都喜歡拿她和上官小月做比較。

一邊誇上官小月好看,一邊又嘲笑她醜,這對當年的柏薇來說打擊非常的大。

甚至,到現在她都還冇有從那段陰影中走出來。

“喲!妹子白淨又粉嫩,果真是個極品啊!小薇,你今天晚上的表現讓哥哥我非常的滿意。你們都出去,哥哥我要好好疼疼這漂亮妹妹。把門給我守住了,不要讓任何人打擾老子快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