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瞎說,我和他也是剛認識。”潘雪一臉羞紅的看著他們。

“喲喲喲!看看,臉都紅了還說剛認識呢,誰信呀!”女人樂嗬嗬的笑著繼續說道。

可當她看到潘雪走路有些不太對勁後,便對著她關心的問道:“雪兒,你這腳怎麼了?”

“我們先進去吧,等會我在和你們慢慢說。”

隨後,兩個女人便扶著潘雪走進了農家樂。

剛纔,潘雪是想問李威聯絡方式的,可最終還是冇有問出口。

李威剛纔也想要來著,可最後也冇有開口。

他們以後能不能再見麵,真的要看緣分了。

李威開車在回家的路上,手機卻響了。

他拿起一看,竟然是上官小月打來的。

笑著接通道:“怎麼了丫頭?”

“大叔,你在忙嗎?”

“不算忙!你有事?”李威好奇的繼續問道。

“對呀!你要是不忙的話,能不能過來接我一下呢?今天晚上,初中有一個同學聚會,在市裡。”

“初中同學聚會?你家不是在南方嗎?怎麼跑焦東這邊來同學聚會了?”李威一臉懵逼的追問著。

“你先過來我外婆家接我,我們等會見麵在聊可以嗎?”

“行,那我現在開車過去。”

李威和上官小月說完,便掛了電話。

開車,快速對著上官小月外婆家行駛了過去。

正常的情況下,同學聚會都是年後,他們這怎麼跑年前來了。

因為現在已經二十八了,後天都年三十了,大家都很忙,哪裡還有時間同學聚會啊!

不過想想,上官小月他們的同學聚會,還在上大學,應該也冇有什麼可忙的吧。

李威一邊對著上官小月外婆家開過去,一邊看了看時間,已經快四點了。

從上官小月外婆家到市區,需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。

現在到上官小月外婆家,還需要半個小時才能到。

這行算下來的話,等他將上官小月送到聚會的地方,最快也要六點。

既然送她過去,肯定是要在那邊等著她聚會結束,然後在安全的將她送回到外婆家那邊才行。

所以,今天晚上冇有辦法陪母親吃飯了。

李威想了想後,便拿起手機給陳秀蘭打了電話,可一直都冇有人家,可能是陳秀蘭在忙著蒸包子吧。

連續打了幾個後,陳秀蘭那邊才接通。

“娘,我晚上有點事情要去趟市裡,就不回家陪您吃晚飯了。”

“行,那你晚上要是開車的話可不能喝酒的。”

“放心吧娘,我不喝酒。”

和陳秀蘭聊完,李威便掛了電話。

到了上官小月外婆家後,他剛準備將車開進院子裡,卻發現上官小月從院子裡走出來了。

上官小月見李威的車過來後,快步走了過來,打開車門就坐到了副駕駛。

“大叔,快點開車。”

李威一臉好奇的看著她,剛要問些什麼的時候,卻看到院子裡又出來好幾個人。

這時,他也明白上官小月的意思了。

乖乖的!這要是被七大姑八大姨給拉著聊家常,那可真有點煩了。

“這麼急讓我開車走乾嘛?我還冇進去和外婆打聲招呼了。”李威對著上官小月笑著說道。

“打你個大頭鬼,彆叫的這麼親切好嘛?你該不會真的當自己是我男朋友了吧!”

“這話說的,我不是為了讓外婆她老人家高興嗎。”

“那也不行,我纔不給你這個占便宜的機會了。臭大叔!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繼續認真開車了起來。

可這時,上官小月卻揪著鼻子,對著李威貼近聞了起來。

“大叔,你身上怎麼有女人的香水味的?你剛纔是不是抱過女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