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下給劉嬸這胖女人給氣的,眼睛都歪了。

“瞧瞧瞧瞧,這嘚瑟樣!以後能不能結婚還不一定了。他媽還讓我給他介紹獨眼老王家的胖閨女,我給他介紹個屁。就他家那寒酸樣,人胖閨女還瞧不上了。”

劉嬸這個胖女人,罵罵咧咧的轉身又對著自己家走了過去。

“媽,不去隔壁村遛彎了啊?”劉嬸兒子叫道。

“還去個屁,回家!”

隨後,劉嬸兒子一家,便也跟著走回了家。

李威將潘雪抱進家後,成陳秀蘭剛好從柴房蒸好一鍋包子出來,見狀後整個人都呆住了。

她快速用圍裙擦了擦眼睛後,又對著他們看了過去。

“小威,這閨女是?”

李威一邊將潘雪給放下,一邊對母親樂嗬的笑著說道:“山上撿的,抱回來給您當兒媳婦,可沉了。”

潘雪聽後,一臉的慌張。

心想,該不會是被李威給騙回家關起來,然後當他的媳婦吧?

可當她看到陳秀蘭後,卻又不那麼緊張了。

因為,陳秀蘭看著特彆的樸實,一臉的慈祥,怎麼看都不像是壞人。

“你這臭小子,竟胡說,這麼好看的姑娘能看上你啊?”

陳秀蘭笑著說道,便對著李威和潘雪走近了過來。

李威對著潘雪笑著介紹道:“小雪,這是我娘。”

“阿姨您好!我叫潘雪!”

潘雪是一個非常識大體的女人,雖然年紀不大,二十出頭的樣子,但看著特彆的有教養。

“你好你好,快點進窩裡坐吧,外麵冷。”

“娘,您先忙著,我去幫小雪上點消腫的藥水,等會在去柴房嘗您手藝。”

說完,李威便帶著潘雪走進了堂屋。

李威讓潘雪坐下來後,便對著她笑著說道:“剛纔對不起啊!冇有經過你的同意,就對你那樣做。”

“冇,冇事……”

其實,潘雪通過李威對胖女人說的那些話,基本也能聽出來他要她幫忙的原因了。

隻不過,潘雪不太明白的是,院子裡停著七八十萬的新款大G,可李威這家裡卻很簡陋,甚至說很破舊。

這樣看來,她對李威的印象漸漸有了落差。

現在,她猜想院子裡的車,很可能是李威租著開回來過年的。

等李威從屋裡拿出藥水和紗布後,潘雪便一臉好奇的對著他問道:“你看著那麼好的車,怎麼家裡不好好翻新翻新的?”

“我這老孃啊!一直不讓翻新,非說多留點錢,讓我將來在大城市買套房子。要不,你以‘兒媳婦’的名義幫我勸勸她?興許還真聽你的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撩,潘雪臉紅的更厲害了。

“真是討厭!誰是你媳婦了?不許胡說,要不然我可對你不客氣了啊!”

說完,潘雪還對李威舉起了拳頭。

李威憨憨的笑著,快速幫潘雪紅腫的腳腕上起了藥水。

然後,還將紗布幫她包裹了起來,防止藥水被她的秋褲給擦碰掉。

幫她處理完這些,便將手機遞給了她:“給你朋友打個電話吧,抱個平安。等會,我開車送你回去。”

潘雪聽後,便笑著接了過來。

打完電話後,便將手機還給李威了。

“走,帶你嚐嚐我孃的手藝。我娘包的麻葉菜包子可是一絕,特彆好吃。”

說完,李威便帶著潘雪走進了柴房。

走進柴房後,陳秀蘭非常熱情的給潘雪拿起了新出鍋的包子。

“閨女,趁熱吃,暖和。”

“謝謝阿姨!”潘雪禮貌的雙手接了過來。

吃了兩口後,便直誇好吃。

“嗯,阿姨您包的包子真好吃,我還能在吃一個嗎?”

“多了,管夠。”

李威從陳秀蘭的眼裡,看的出來她對潘雪這個女人非常的喜歡。

當然了,這麼漂亮又懂禮貌,有教養的女人,誰不喜歡啊!

“小雪,你覺著我們家小威人咋樣?”陳秀蘭對著潘雪冷不丁問了句。

頓時,整個柴房的氣氛陷入了尷尬的局麵。

“都被我公主抱進來了,還用問嗎娘?當然是非常滿意了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