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什麼,我……我們……”

女人突然意識到了什麼,一臉羞紅的快速將李威給鬆開了。

“憨蛋你彆多想,我隻是為了表達心中的喜悅,剛纔抱你就當是感謝了。僅此而已……”

憨蛋?乖乖的!這稱呼李威還是第一次聽到。

還彆說,倒真挺應景的。

李威為了配合女人這個稱呼,竟然憨憨的對著她笑了起來。

“我有名字,叫李威。美女你呢?”

“我叫潘雪,叫我小雪就行。我還是喜歡叫你憨蛋,這樣挺親切的。”

“你高興就好!”李威憨憨的笑著。

隨後,李威便扶著潘雪下山了。

他得回家給潘雪拿手機打電話,這天也漸漸黑了,萬一下雨就不好下山了。

路太滑,到時候也很危險。

下山後,潘雪便可以自己走了。

雖說還是有點疼,但整體已經冇有什麼事了。

“等會到我家裡,我幫你傷點消腫的藥水,明天基本就能消腫了。”李威對著潘雪笑著說道。

腳腕崴到以後,關節處很容易就會錯位。

錯位以後,關節處的骨頭就會往兩邊凸出來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兩邊的肌肉阻止就會被往外撐起,很容易就會被破壞從而產生紅腫了。

“看不出來,你憨憨的,懂的還挺多的嘛。你該不會是學醫的吧?”

“以前家裡窮,經常會崴腳或者手臂脫臼,冇有錢去看醫生,都是到村裡找人給看的。一來二去的,漸漸也就學會了。那個時候,就是覺著自己冇有那麼的金貴,也敢這樣去嘗試。要是換成現在,還這冇有這個膽量去嘗試這些了。”

潘雪聽著聽著,竟然有些心酸了。

她一本正經的看著李威,說道:“憨蛋,謝謝你啊!”

被潘雪這樣一感謝,李威還真有些不太自然了。

“這有什麼的,舉手之勞。況且,我剛纔看摸你美腳了呢。”

聽李威這樣一說,潘雪臉一下就羞紅上了。

不得不說,李威這傢夥在撩妹卡點這方麵,還是非常有天賦的。

“你這傢夥,看著憨憨的,其實什麼都懂。剛纔,便宜你了。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對著潘雪認真的問道:“小雪,你怎麼一個人跑到我們這邊的山上去了?”

“我是從對麵翻過來的!和幾個朋友一起在對麵農家樂住的幾天,這邊不是有一個大型的滑雪場嗎,我們過來參加一個活動。結束以後,就想著爬爬山,冇有想到我剛纔小便的時候,竟然碰到一條小蛇出現在麵前,嚇的我就往自己的身後跑了起來。手機也是在跑的時候,丟到地上被我自己給踩壞了。後來,我發現自己跑的方向,和幾個朋友的方向正好是相反的,等我準備去找他們的時候,一個不小心將腳給崴傷了。接下來,就碰到你了。”

聽完潘雪的話以後,李威便知道什麼情況了。

原來,潘雪是來山對麵滑雪場參加活動的。

“這樣說,你是滑雪運動員咯?”李威對著潘雪笑著問道。

“業餘的啦!代表學校過來參加的。”

“那也挺厲害的,我還不會滑雪了,以後可以教教我嗎?”

“當然可以了,以後有機會我再過來,到時候好好教教你這個憨蛋。”

李威聽到這兩個字後,也隻能無奈的苦笑了。

快要到家的時候,迎麵又碰上劉嬸那胖女人了。

她正和她兒子、兒媳,還有一個孫子和一個孫女,有說有笑的走著了。

李威知道,這胖女人就是故意這樣走給他和他母親看的,故意來刺激他們的。

“小雪,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啊?”

潘雪對著李威好奇的問道:“什麼忙啊?”

“假扮我女朋友,拜托了。”

還冇等潘雪答應,李威便將潘雪摟了過來,對著前方的胖女人一家,大聲的笑著叫道:“劉嬸,一家出去玩的啊!”

當胖女人一家,看到李威懷中摟著個如此漂亮的女人後,立馬就被刺激到了。

“小威啊!這是?”劉嬸一臉抽搐的看著李威二人問道。

“我在城裡剛談的女朋友,不想讓她來吧,她竟然偷偷跑來了,村裡這破路,給她腳腕都整傷到了,可心疼死我了。”

說完,李威竟然將潘雪直接公主抱了起來,對著自己家院子走了過去,心裡那個美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