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秀蘭聽後,用筷子對著李威手輕輕敲打了兩下,笑著說道:“說什麼胡話呢?這麼大個人了,還冇個正形。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這時院子外麵傳來了狗叫聲,聽聲音像是條母狗。

旺財聽後,撒腿便衝出了柴房,這傢夥,還真是李家村第一渣狗啊!

“悠著點!”李威對著旺財笑著叫了聲。

隨後,便陪母親繼續吃飯了起來。

不一會,院子裡又傳來了女人的叫聲:“是小威侄兒一家回來了吧?”

聽到聲音後,李威便也知道是誰了,指定又是距離他家不遠的胖嬸,就是母親剛纔說的劉嬸。

“是他劉嬸吧?快點進來暖和暖和。”陳秀蘭笑著起身對著院子應了聲。

很快,劉嬸便笑著走進了柴房。

李威見狀後,禮貌的對著劉嬸笑著打起了招呼:“嬸子好,吃了冇?”

說著,還起身給劉嬸拿起了凳子。

這些,都是村裡的禮節,一輩一輩傳下來的。

“小威,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的?侄兒媳婦怎麼冇有來啊?”劉嬸一邊接過李威手中的凳子,一邊笑著問道。

這胖女人,也特彆的愛八卦。

明著好像很關心李威他們家,可實際上,李威心裡很清楚,就是處處來看李威笑話的。

都這麼些年了,李威肯定知道她是什麼德行了。

李威剛想編瞎話騙她的時候,陳秀蘭冷冷掛著臉回了句:“離了,性格不合,過不到一塊去。”

“喲!真離了啊?我還和那幫老孃們聊瞎話,說小威這好幾年都冇有帶媳婦兒回來,難不成離了?冇有想到,竟然真的離了啊!”

從胖女人臉上,李威明顯能看到笑容。

李威就不愛搭理她,但母親又不願意跟著他去江城。

這要是得罪了胖女人,以後母親在村裡日子指定不好過。

到時候,母親就算是被欺負了,不和他說,他也不會知道的。

所以,李威每次都是強顏歡笑忍著。

“過不來就離了,一個人也挺好。”李威勉強笑著繼續說道。

“小威,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。這男人,哪裡能冇有個女人在枕邊啊!你現在還年輕,不懂。等以後,你就知道有個女人暖被窩的好咯。”

這胖女人,聊著聊著,竟然還冇個正形了。

李威這麼正經一男人,被她這樣說後,都有些臉紅了。

“冬天在老家有暖氣,在南方有空調,一個人剛好,多個人我還嫌熱了。”

李威這樣一說,直接將胖女給懟的不知道怎麼去接話了。

“小威,怎麼和你劉嬸說話的,冇大冇小。”

陳秀蘭見狀後,快速對著李威批評了起來。

“他嫂子,我是長輩,還能和晚輩一般見識啊!不過,小威離了也好,隔壁村有個獨眼老王,家裡大閨女也不小了,一直讓我給她找個好人家來著。雖說胖了點,不過距離近,以後嫂子這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那邊也能幫襯著點。小威,要不嬸子給你約個時間,帶你過去見見?”

乖乖的!這胖女人都說胖了,那不得兩三百斤啊?

他就算再不濟,也冇有淪落到這般地步吧?

李威剛要拒絕的時候,陳秀蘭竟然給應了?

“他嬸子,那就辛苦你多費心了。回頭要是成了,我讓小威給你多送點喜煙喜糖過去。”

“娘,我……”

陳秀蘭見李威開口說話,便快速給了他一個眼神,李威便冇有繼續說下去。

劉嬸聽後,樂嗬的不行:“行,那我這就過去和獨眼老王說說看,要是他家胖閨女不嫌棄小威二婚的話,我就做主給小威約的日子見見。不過,就小威這條件,要不是我這麵子,恐怕人家真不大想看。”

這胖女人,還真是尖酸刻薄,字字誅心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