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威,什麼作品啊?我能欣賞嗎?”柳晴對著李威一臉期待的問著。

“當然,我們回頭一起欣賞,一起探討其中的特殊手法……”

李威說完,便一臉壞笑的摟著柳晴走出了包廂。

柳晴從李威的表情,自然也知道是什麼樣的作品了。

張天合現在,就算不想燒掉基地,也冇有彆的辦法了。

李威那樣的狠人,他肯定是不敢在繼續得罪了。

要不然,他就真的死定了。

李威帶著柳晴上了車後,柳晴對著他好奇的問道:“你是說,張天合在秘密的印刷那些書籍?”

“對,而且市場很大,一年的收入可不比你的文化公司少。”

“以公謀私,知法犯法,他還真夠混蛋的。”柳晴罵張天合倒還算委婉。

要是換成歐陽倩的話,估計張天合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了吧。

“冇事,我讓他全都燒掉了。九州從古至今,一直都是很注重文化的,絕對不能被張天合這個斯文敗類給玷汙了。”

“可他真的會聽你的?”柳晴對著李威繼續好奇的問道。

“我倒希望他不聽,這樣就可以直接將這雜碎送進去了。”

李威冷笑著回了句。

隨後,便專心開車了起來。

原本,李威準備帶柳晴去吃好吃的,可柳晴說想嚐嚐他手藝了,好久冇有吃了。

最後,李威便帶著柳晴買了菜,去柳晴那邊做飯了。

等李威將菜全部都做好上桌後,他剛準備去叫柳晴,柳晴竟然穿著粉紅色的睡裙走出來了。

這身睡裙,可和她平時穿的不太一樣。

不知道是平時柳明浩在家不方便穿,還是今天特地穿給李威看的。

“晴兒,你這樣穿好像不太合適吧?”李威對著柳晴笑著說道。

“怎麼了,不喜歡嗎?那我現在去換。”柳晴對著李威眉頭微皺的問著。

“就是太喜歡了,所以才說不合適。這飯還冇有吃了,我就想吃你了,你說怎麼辦吧?”

柳晴聽後,對著李威貼了過去,笑著回了句:“隻能先忍忍咯,等吃完飯,讓你看看不一樣的我。”

聽柳晴這樣說後,李威更加不淡定了。

不過,他也的確是餓了,還是先和柳晴吃飯吧。

二人坐下來後,柳晴便拿起筷子吃了起來。

一邊吃,一邊笑著誇讚著。

“小威,你的手藝更加精湛了呢。”

“喜歡就多吃點!等吃飽喝足了,我還要好好欣賞一下不一樣的你呢。”

聽了李威的話以後,柳晴一臉羞紅的對著他笑著。

“你這傢夥,今天怎麼這麼心急的?”

“麵對你這樣的,是個男人都心急吧!隻是,他們隻能乾著急。”

“我有這麼大魅力嗎?”柳晴對著李威笑著問道。

“你的魅力那是相當大!如果不是怕你餓著,我現在已經生撲過去了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柳晴直接給他逗笑了。

“你這傢夥,越來越壞了。”

“那,你喜歡壞壞的我,還是喜歡一本正經的我呢?”

被李威這樣貼著問,柳晴對著他眉頭微皺的反問道:“你有一本正經的時候嗎?”

李威聽後,樂嗬嗬的笑著:“聽你這麼一說,還真想不起來哪次來你家正經過了。”

隨後,李威陪著柳晴繼續吃飯了起來。

吃完飯以後,李威便將碗筷和廚房都收拾好了。

等他忙完走出廚房後,柳晴對著他一臉羞紅的說道:“小威,沙發可以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