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,好,那我就給他打電話說一聲。”

柳晴對李威,現在可是無條件相信的。

所以,李威說完以後柳晴冇有半點的猶豫,直接就應了。

李威和柳晴說完,便將車停靠在一邊,給葛鴻文打了電話過去。

葛鴻文現在,隻要是看到李威電話打過來的,在忙也會第一時間接的。

因為李威和歐陽倩手中,有葛鴻文鴻途命脈,他必須要拿李威當祖宗一樣供著。

“威哥,什麼事?”葛鴻文孫子似的笑著問道。

“張天合小舅子那邊,這兩天接觸的怎麼樣了?”李威冷冷問道。

“這兩天我可冇有少和這孫子套近乎,手裡已經拿到不少張天合的秘密了。”

“你現在約他去粉紅天地,等會我將包廂發給你。其它的,你聽我安排就行。”

“好的威哥,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。”

李威要在柳晴和張天合約定的時間之前,手裡拿到張天合更多的把柄才行。

這樣,今天晚上就能反製張天合了。

剛讓柳晴晚上好好伺候他,張天合這個混蛋,必須要好好教訓一下才行。

李威和葛鴻文打完電話,又給方婷打了電話。

讓方婷幫他安排好了包廂,還讓方婷給他找了兩個小姐姐進包廂陪酒。

李威到了粉紅天地後,並冇有進去,而是在車上等著。

等葛鴻文將張天合的小舅子灌醉以後,他在進去。

一直等到下午四點半,葛鴻文纔給李威打電話,讓李威過去。

李威下了車,快步對著包廂走了進去。

他猛的將包廂的門一腳踹開後,讓葛鴻文懷中的小姐姐先出去。

然後,氣勢洶洶的將張天合小舅子,懷中抱著的小姐姐拉了來,惡狠狠的罵道:“媽的,賤人,竟然敢揹著老子在外麵找野男人,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!”

說完,李威便對著小姐姐側臉瘋狂的抽打了起來。

因為現在張天合的小舅子以後喝醉了,示意他並不能看清楚到底是真打還是假打的。

這一切,都是剛纔和方婷打電話的時候,李威和方婷商量好的。

小姐姐被李威抽打了幾巴掌後,裝著一臉痛苦的癱坐在了地上,雙手抱著李威苦苦哀求著。

見狀後,葛鴻文直呼李威真會玩,都給他整的有點矇蔽了。

就這架勢,即便是喝醉的張天合小舅子,見狀後也有些後怕了起來。

“什麼情況啊老葛?”張天合小舅子吐著滿嘴酒氣的問著。

“出事了老弟,你懷中抱著的,是這位大哥的女人,他現在找過來了。”葛鴻文一臉慌張的回著。

張天合小舅子聽後,整個人也有些懵逼了,一瞬間酒都醒一半了。

他緩緩坐了起來,對著葛鴻文認真的問道:“你不是說這裡你經常來的嗎?安全又舒爽,她怎麼還……”

話還冇有說完,李威便已經衝到了他的麵前,一把將他的頭髮抓了起來,對著他就是兩巴掌,直接就給張天合小舅子抽傻逼了。

“媽的,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動,找死啊!”

李威罵完,竟然還將他腦袋按在了茶幾上,要拿酒瓶砸他腦袋。

張天合小舅子見狀後,嚇的全身直哆嗦,竟然尿了?

“好漢饒命,我真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,這一切都是葛鴻文安排的。”

葛鴻文聽後,對著他冷冷罵道:“媽的,剛纔明明是你自己又親又抱的,現在將屎盆子扣我頭上,你真他媽是個混蛋!”

李威對著張天合的小舅子冷冷問道:“說吧,廢你左手還是右手?”

“爺爺爺,我錯了,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,求求你放過老弟這一次可以嗎?”張天合小舅子一臉哭腔的對著李威求饒道。

“摸了老子的女人,是錢能解決的?一千萬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