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威哥,你看什麼呢?我今天穿的衣服有什麼問題嘛?”

見李威一直盯著她的衣服看,唐熏好奇的對著他問了句。

李威這次反應過來,便對著她憨笑著回了句:“就是和你平時的風格有點不太一樣,我就好奇的多看了兩眼。不過,很襯托你的好身材,挺好的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唐熏自然也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了。

原來,剛纔李威並非在看她的衣服,而是在欣賞她的好身材呢。

“我身材有這麼好嘛?”唐熏對著李威補問了句。

李威也冇有想到,唐熏會突然這樣問?

雖說他們認識的時間不算長,可在李威的眼裡,唐熏一直都是比較傳統的小女人。

這個傳統,並非是固步自封的保守,而是在和異性的交談中,不太喜歡大膽的嘗試一些富有曖昧氣味的話語。

可她今天,不但穿著上有了很大膽的改變,就連聊天的方式似乎也和之前大不相同了。

“太詳細的我不確定,不過從穿搭來看整體還是很好的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本正經的說著,唐熏臉一下就紅了。

她知道,李威說的太詳細是什麼。

“怎麼,威哥還想詳細的評價一下我的身材嘛?”

被唐熏這樣輕聲撩了句後,李威立馬就來精神了。

“小熏你要是這麼聊的話,我可就不餓了啊!”

唐熏樂嗬嗬的笑著,快速坐了回去。

“威哥你還是快點嚐嚐菜吧,在不吃就要涼了。”

李威聽後,便拿起筷子品嚐了起來。

“怎麼樣?”唐熏對著李威笑著問道。

“不錯,挺好吃的。”李威對著唐熏笑著評價著。

“好吃就多吃點,這家是我經常來的一家菜館,反正味道是我比較喜歡的。”

隨後,李威便和唐熏邊吃邊聊了起來。

“小熏,你放假不打算回去和父母一起過個年嗎?這眼看還有不到十天就過年了。”

“不急啦!爸媽都是大忙人,我要是現在回去會吵到他們的。先去南方海邊城市玩幾天,然後在回家陪爸媽一起過年就好啦。”

“那也挺好的!想想,我也有好多年冇有出去旅行了。”

說著說著,李威竟然還感慨上了。

一轉眼,他已經三十了,時間過的真快啊!

“嘻嘻,那要不要我帶你一起出去玩兩天呀?”

“可我怕黑啊!一個人在外麵不太敢睡覺的。”

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,唐熏聽後竟然信了。

“威哥這麼厲害,竟然還怕黑嘛?”唐熏一臉好奇的看著李威。

“哎!小時候落下的毛病了。以前家裡窮,父母都騎著自行車到縣城去做零工,到很晚的時候纔回來。在夏天的一個夜晚,我正在家裡寫作業,突然一聲響雷後,便下起了磅礴大雨。就在這個時候,家裡的電突然跳閘了,特彆的黑。外麵還有很大的雨聲,和閃電、雷聲,我當時就特彆的害怕,一直在喊著爸爸媽媽。”

說到這裡,唐熏眼睛已經漸漸濕潤了。

能看的出來,她是一個善良的人。

“對不起啊威哥,讓你又想起這些童年不好的事情了。”

說完,她竟然主動對著李威抱了過來。

李威見狀後,也順勢對著她抱了過去。

片刻後,李威便對著唐熏弱弱的問了句:“小熏,如果我們出去旅行的話,你能和我一個房間嗎?這樣,我就不怕黑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