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總懷疑我的人品行不行?三觀跟著五官走這句話聽過嗎?人的自控能力在強,也要看外界的吸引力有多大。就你這樣的,我還真有些自控不住!但這並不能說是我的問題,源頭還是在你。”

“呸!你還真是夠不要臉的,竟然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。李威,我之前怎麼就冇有看出來,你這麼猥瑣又噁心的呢?一直還當你是個老實人了。”

當李威聽完這句話後,突然冷笑了起來,笑的林天嬌有些慌。

“老實人?就是任由你們壓榨、欺辱對吧?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林天嬌突然有些緊張了。

自從李威那次購買了次品配件被公司處罰以後,周濤和她的確是一種都對他很不友好。

甚至很多原本屬於李威的功勞還有獎金,她和周濤都私吞了。

想到這些以後,林天嬌怕李威對她進行報複,直接將她……

“我……我不是這個意思,你……你彆激動……”

“你可是我們市場部的女神啊!我知道像我這種**絲就算是想都是一種罪過,你隻配被周濤那種豬頭拱。可現在看著你,我依然很激動。你說怎麼辦呢?”

“李威你……你想乾嘛?你要是敢亂來,我可要喊人了?”

見李威一步步對著自己逼近後,林天嬌被嚇的一直往後退著。

可退著退著,她發現自己碰到牆了。

“繼續往後退啊!怎麼不退了?”李威一臉得意的笑著。

林天嬌雙眼緊閉,雙手對著李威快速打了起來:“李威你混蛋,給我滾開!”

李威雙手快速抓住了她的手,用力的將她壓在牆上,對著她貼近了過去。

“李威你混蛋,放開我!”

罵著罵著,李威發現林天嬌眼眶漸漸濕潤了。

看著這一刻的林天嬌,他雙手快速鬆開了。

“對不起,剛纔隻是想和你開個玩笑,冇想到嚇著你了。”

李威話音剛落,便聽到“啪”的一聲,側臉瞬間火辣辣的起來。

“李威,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混蛋!”

林天嬌猛的將李威推開後,便快速跑出了他的房間。

看著林天嬌離開後,李威並冇有追過去,他隻是不明白,林天嬌能接受周濤那樣一頭豬?可為什麼對他剛纔的舉動如此的排斥呢?

光是柳晴那筆大單,還有江海化工這單,林天嬌應該也能拿到不少的獎金吧?

當然,李威並冇有將林天嬌當成是這樣一個,隨意被男人玩弄的女人。

隻是不明白,他和周濤那頭豬比,到底輸在哪裡?

剛纔因為想到了之前的一些不愉快,所以一時間冇有把控好自己的情緒,做出的這些舉動將林天嬌給嚇著了。

李威見門關好以後,靜靜的躺著,在想著剛纔發生的一切……

而林天嬌跑回自己的房間以後,一頭紮進被窩便失聲痛哭了起來。

原本她家也是很富裕的,可自從父親出了車禍以後,她的母親和弟弟妹妹就像寄生蟲一樣,一直壓榨她。

前些年,她想自己在外買套房,可母親和弟弟妹妹知道以後極力反對,甚至讓她將這些錢拿出來交給母親保管。

父親去世那年她才十四歲,母親就帶著她接了很多商場的活動,來賺錢養家。

到現在整整十五年了,她為了擺脫這個家,在江城拚命的賺錢,就是想賺夠錢以後出國,永遠的擺脫他們!

當然,這也是她為什麼會選擇周濤的原因。

可被李威剛纔那樣一弄,她頓時顯的無比委屈,總覺得李威拿她當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