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突然深情的對他這樣說,李威方向盤差點冇有抓穩,他猛的急刹車,後麵的車差點追尾。

隨後,後麵的車陸續對著他瘋狂的按喇叭,還在車裡罵罵咧咧的說他傻逼。

“這種話,以後到你家裡在說,現在開車了,晚高峰,不安全。”

“臭德行!”謝婉秋笑著罵了他一句,便繼續轉身看向了窗外。

李威繼續開車,向謝婉秋的家行駛了過去。

原本,李威是準備開車送謝婉秋去醫院做檢查的。

可謝婉秋死活不去,還說等明天她自己去檢查就行了。

其實,和錢家豪被李威臉打的程度,謝婉秋的臉不是很明顯。

回到家以後,李威幫她上點藥水,明天應該就消腫了。

主要是腹部,被錢家豪踹了一腳,還是需要去醫院做一下檢查的。

畢竟,她是個女人,抗擊打能力還是不如男人的。

回到謝婉秋的家以後,李威先將謝婉秋臉上和嘴角上了上藥水,然後將她扶著進了臥室,想讓她好好休息休息。

可讓李威冇有想到的是,謝婉秋這個女人,竟然趁著他不注意,雙手緊緊抱住了他的脖子,對著他就親了過來。

乖乖的!這高冷女神要是覺醒了,那真是太可怕了!

就這樣,謝婉秋以李威女人的名義,對李威瘋狂的表達著她心裡的愛意。

這是李威和謝婉秋認識到現在,四個月來第一次,以正常男人的身份,側麵的幫謝婉秋治療著。

原本,他都是以謝婉秋專職醫師的這個身份。

經過長達四個月的苦苦煎熬,李威終於轉正了。

現在的李威,可是謝婉秋心裡獨一無二的男人了。

謝婉秋也是第一次,主動對一個男人示愛,之前的她,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一直到晚上九點,李威都開始有點怕謝婉秋了,因為她太過瘋狂了。

“我餓了,去給我做好吃的。”

李威笑著點了點頭:“遵命!女王大人!”

看著李威整理好走出了臥室,謝婉秋美滋滋的笑了起來。

她心裡很清楚,自己的寒宮疾病已經徹底痊癒了。

隻不過,李威今天晚上教訓的錢家豪那麼恨,錢家豪肯定是不會就這樣算了的。

就算錢家豪在家族的地位並不高,可怎麼說他也是帝都錢家的長孫。

要是就這樣被李威給欺負了,那也太有損他們錢家的麵子了。

所以,謝婉秋擔心,錢家豪一定會在他父母麵前添油加醋,說是她在外麵偷了李威這個男人,和他離婚以後還對他下毒手等等。

以這樣的方式,不但能得到家族的同情,從而報複李威,還能讓謝家對她進行指責。

對於謝婉秋來說,她倒是不怕錢家,更不怕家族的指責。

但李威不一樣,他隻是鼎盛的一個運營負責人而已,和整個錢家比實力差遠了。

如果錢家真的動用家族的勢力對付李威,李威分分鐘就會被鼎盛開除。

錢家在帝都的實力,可比金陵城的許氏集團強大多了。

“不管對方多麼的強大,隻要敢傷害你,我都會擋在你的前麵,替你擋下一切的!我的男人,誰都不可以動!”謝婉秋在心裡暗暗發誓著。

不一會,李威便做好飯叫謝婉秋吃飯了。

二人邊吃邊聊,謝婉秋的笑容也漸漸多了起來。

吃飽喝足以後,李威正收拾著碗筷,謝婉秋便對著他叫了聲:“等會你收拾好了進來臥室,繼續幫我治療。”

聽完謝婉秋的話以後,李威直接就傻了。

“剛纔不是已經……”

“剛纔是以你女人的名義,和你進行一次情侶間的正常互動,接下來纔是治療時間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