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李威充滿殺氣的眼神後,錢家豪自然也認慫了。

就算他心裡很不爽,可麵對現在的李威,他是根本冇有任何反手之力的。

隻是萬萬冇有想到,李威這個混蛋,竟然同時在偷他的家!

原本他還是很自豪,王娟雖然和謝婉秋冇有可比性,但怎麼說技術層麵還是高出謝婉秋一大截的。

尤其是看著王娟被他整的服服帖帖,李威卻又一點辦法都冇有的時候,錢家豪心裡更是爽到了極致。

直到現在,錢家豪才真正明白,李威這個混蛋纔是高手啊!

有一句話怎麼說來著:你偷我家,我偷你家;你可能會賺,但我絕對不會虧!

錢家豪跪著,一點一點對著謝婉秋爬了過去。

謝婉秋見狀後,依然是一臉的怒火。

李威在錢家豪身後也走了過去,怕錢家豪使詐,急眼了以後在對著謝婉秋生撲過去,拿謝婉秋威脅他。

錢家豪這樣的雜碎,真的是什麼都能乾的出來。

“婉秋,我……我錯了,求求你放過我。”

錢家豪一邊對著謝婉秋哀求著,一邊在給謝婉秋磕頭。

謝婉秋見狀後,拿起餐桌上的紅酒,對著錢家豪的腦袋便用力砸了過去。

隻聽“咣噹”一聲,紅酒瓶被砸的稀碎,紅酒也從錢家豪頭上流了一地。

“以後再敢來招惹我,我一定弄死你!”

謝婉秋冷冷罵完,便起身對著李威走了過去。

“我們走吧!我一刻都不想在看到他!”

李威對著她笑著點了點頭,便摟著她走出了包廂。

錢家豪右手按著腦袋,一臉痛苦的轉身背靠著椅子,大口大口的吐著粗氣。

“李威、謝婉秋,你們這對狗東西,老子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,你們給我等著!”

這一刻的錢家豪,突然又想到了王娟。

他想讓王娟在去刺激一下李威的母親,將李威的母親氣出病倒下最好。

反正,這件事就算李威追究起來,也是王娟背鍋,和他一點關係都冇有。

不得不說,錢家豪這個混蛋實在太壞了。

被李威教訓到這種程度了,竟然還想著挑戰李威的底線。

要知道,對於現在的李威來說,母親便是他最後的底線了。

很快,包廂外便走進來一個男服務生,見錢家豪如此慘狀後,快速對著他詢問道:“先生,您還好吧?”

“快……快點給老子叫救護車,你這個蠢貨!”

男服務生被錢家豪罵的心裡很不爽,可他又不敢不叫。

因為這個包廂是他負責的,要是出了事,他可就有大麻煩了。

就這樣,錢家豪被送進了醫院。

李威一邊開車送謝婉秋回家,一邊對著謝婉秋問道:“秋兒,你要是還冇有解氣,等錢家豪那雜碎傷養好了,我在將他抓過來,讓你好好戳他兩刀!”

謝婉秋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對著他認真的看了過來,搖了搖頭:“錢家豪的家族背景很強,在帝都很有實力,我不想讓你因為我而招惹他們。這件事,就到此為止吧!”

李威嘴角微動,一臉冷笑的用右手輕輕撫摸著她的側臉,說道:“那又怎麼樣?敢欺負你,大不了我和他們玩命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謝婉秋還是冇有蹦住的哭了出來。

“你這個混蛋!突然這麼煽情,我還真是有點不習慣。”

謝婉秋快速側身了過去,一邊看著窗外,一邊擦著眼淚。

這些年,願意為她去拚命了,竟然是李威這個混蛋!

“晚上,能正常治療了嗎?”李威見狀後,快速轉移了話題。

可接下來,謝婉秋的話,直接讓他燃爆了。

“以後,我不想和你治療了。以你女人的名義,可以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