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被錢家豪突然這樣緊緊抓住了脖子,一瞬間連呼吸都困難了起來,便慢慢將錢家豪的耳朵給鬆開了。

見謝婉秋將自己的耳朵鬆開後,錢家豪快速站了起來,左手快速摸了摸自己的左耳,看到血跡後,更加怒了起來。

“你這個爛貨!老子今天非打死你!”

錢家豪對著謝婉秋怒罵後,快速將她拉著站了起來,對著她側臉兩邊瘋狂的閃著嘴巴。

很快,謝婉秋被他扇的左右兩邊嘴角處,都流出了血跡來。

“敢咬老子,老子要將你這破嘴給打爛了!”

罵完,錢家豪對著謝婉秋又狠狠抽了幾巴掌。

這個時候的謝婉秋,已經被錢家豪抽的有些神智恍惚了。

“你TM就不是個男人,就算被你打死,我也不會在讓你得逞的。現在的我,隻有一個男人可以碰。像你這種混蛋,休想!”

罵完,謝婉秋竟然還對著錢家豪吐了一口血水。

錢家豪噁心的快速擦著臉,一腳對著謝婉秋腹部踹了過去,又將她踹的撞到了牆上,緩緩坐到了地上。

謝婉秋一臉痛苦的雙手緊緊抱著腹部,已經冇有繼續反抗錢家豪的能力了。

這一刻,她隻祈求李威能快點到來。

並不是希望李威能早點到救她,而是希望李威能早點到,不要讓錢家豪碰她的身子。

要不然,就算死她也會不甘心的。

錢家豪擦完臉上的血水後,一臉得意的壞笑道:“來啊!繼續反抗啊?不反抗了是吧?那老子可就不客氣了!”

說完,錢家豪便又對著謝婉秋走了過去,開始扒開起她的衣服,繼續對著她欺辱了起來。

眼看就要讓錢家豪得逞了,包廂的門突然被一腳給踹開了。

看到李威衝進來後,謝婉秋笑了。

她知道,李威來救她了。

李威快速從到了錢家豪身後,猛的將他抓了起來,用力甩到了一邊。

快速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後,將這一刻狼狽的謝婉秋給包裹了起來。

“對不起,我來晚了!”李威一臉憐惜的看著她。

“是我不好,應該和你說一聲的。你會生我的氣嗎?”

這一刻的謝婉秋,冇有了之前高冷的女王範兒,對李威更多的是溫柔和順從。

她這一刻特彆的擔心,擔心李威會因為她和錢家豪單獨見麵而生氣。

“不會!”

李威對著她額頭輕輕吻了一下後,便將她扶著走到邊上坐了下來。

見錢家豪要跑,李威一個箭步又將他給抓住了,猛的用力一甩,直接將他重重甩到了牆上,然後又丟落到了地上,痛的錢家豪大聲的叫喊著。

李威將包廂的門關上以後,對著錢家豪冷冷走了過去。

當錢家豪一臉痛苦的看清楚李威的臉後,瞬間傻逼了。

“怎麼是你?”

李威對著錢家豪半蹲了下來,冷冷說道:“錢家豪,看來對你這個雜碎還真不能手軟啊!”

說完,還冇等錢家豪接話,李威便對著他側臉狂扇了起來,一直扇到錢家豪的臉明顯腫了起來,李威才停手。

錢家豪這個時候,說話都不利索了,基本都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了。

“李威,你……你知道我什麼家庭背景嗎?敢打我,你……你死定了……”

都這個時候了,錢家豪這個雜碎,竟然還在威脅李威,李威最不爽的就是被彆人威脅了。

他拿出蝴蝶刀來,對著錢家豪的大腿猛的戳了下去,還用力的轉動了起來。

要知道,這種活著的生肉轉動起來是特彆疼的,錢家豪差點就暈過去了。

李威快速將蝴蝶刀給拔了出來,指著不遠處的謝婉秋冷冷說道:“跪著爬過去,給我的女人道歉!要不然,我現在一塊一塊活颳了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