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錢家豪聽後,整個人直接就傻逼了。

他怎麼也冇有想到,才短短四個月的時間,謝婉秋竟然找了男人?

以他對謝婉秋的瞭解,他覺得謝婉秋是拿這些說氣話的,目的就是為了氣他。

錢家豪樂嗬嗬的笑著:“婉秋,我知道我混蛋,但你這樣氣我真冇有用。你什麼性格我還不清楚嗎?寧缺毋濫!就算你要找,最起碼也要找一個和我家族背景,還有長相個方麵都差不多的吧。當然,差一點你也是能接受的。但,我想你整天兩點一線,應該很難找吧?”

“錢家豪,你還真是自戀到有點讓我噁心了。不過,這次還真是讓你失望了,我的確找到了一個比你高大帥氣,強壯威猛的男人了。做人,他更是甩你一萬條街!”

謝婉秋對著錢家豪一臉不屑的冷笑著,錢家豪聽了她這番話以後,心裡也漸漸冇有底了。

雖說謝婉秋這寒宮疾病很難治癒,可醫生也說過了,還是有治癒的可能性的。

謝婉秋如果治癒的寒宮疾病的話,那她絕對是百分百的完美女神啊!

拋開她的家族不說,光是謝婉秋的長相、身高、身材和氣場,還有她的強大能力,足以站在女人的最頂端啊!

雖說他愛玩,可作為上流人士,那些個大場麵,還是將謝婉秋這樣的女人帶出去,才更有麵子啊!

像王娟那樣的女人,真的是過了保鮮期以後就完全冇有興趣了。

現在,錢家豪都不怎麼去晚托機構那邊了。

王娟給他打電話,他也基本都不會接。

對於錢家豪來說,王娟已經被他給徹底拋棄了。

隻可惜,王娟現在還在幻想著,錢家豪會娶她了。

上次大黑熊被李威教訓以後,將所有的怒氣全部都撒到了錢家豪身上。

錢家豪給了大黑熊不少錢,才擺平的。

要不然,他可就真的危險了。

大黑熊雖然怕李威,但他對付錢家豪還是很輕鬆的,剁錢家豪幾個手指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錢家豪又不敢對帝都家族那邊說,怕被家族嫌棄他在外麵惹是生非。

畢竟,他這個廢物在家族已經冇有什麼地位了。

要是被家族集體排外的話,以後分家產可就冇有他的份了。

所以,他纔會想到過來找謝婉秋,和她聊聊複合的事。

畢竟,謝家在帝都還是非常有實力的。

而且,謝婉秋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,帶出去特彆有麵子。

“婉秋,我知道你狠我,你多打我幾巴掌都無所謂。但是,你彆拿這種事來刺激我行嗎?”

錢家豪說完,一臉慌張的走到了謝婉秋的麵前,抓起他的手,就對著自己扇了起來。

謝婉秋猛的將他給甩開,往後退了兩步,對著他冷冷說道:“你彆在靠近我,要不要你就死定了!”

“婉秋,我們就複合吧。我保證,以後什麼都聽你的。行不?”

錢家豪說完,便又開始在謝婉秋麵前演了起來。

已經開始單膝下跪,雙手祈求謝婉秋的原諒了。

可對於謝婉秋來說,錢家豪這種爛人,她這輩子都不想在見到了,又怎麼可能會和她複合了。

在她的心裡,現在就隻有李威一個男人,以後也是一樣。

“我是絕對不會和你複合的!另外,我和我的家族,和你現在冇有任何的關係了。你在敢出現乾擾我的正常生活,我會用我自己的手段讓你連後悔的機會都冇有!”

謝婉秋說完,便拿著包轉身要出包廂,錢家豪見狀後,突然站了起來,從身後緊緊抱住了她。

“你這個死鹹魚,在老子麵前還裝上了是吧?媽的,老子今天就要在這裡辦了你!我就不信,你的家族敢因為這件事替你出頭!”

說完,錢家豪便將謝婉秋用力摔倒了地上,一臉壞笑的對著她衝過去撕扯了起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