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少來這一套,我可不是十**歲的小姑涼,你這花言巧語騙不了我。看看你這一臉猥瑣的樣,眼睛一直盯著我胸口看,心裡指不定在想什麼噁心的事情了。”

林天嬌這個女人,還真的是職業病又犯了。

不過,她對李威麵前的觀察和評論倒也算中肯,李威的確是在和她交談的時候,視線一直都冇有離開過她的胸口。

可這並不能說明他就是個猥瑣的男人,隻能說他對美好實物的欣賞過於專注而已。

“算了,即便被你誤會,我也不想多做解釋了。既然你晚上怕我會不老實,那我們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吧。”

李威說完,便轉身對著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。

可剛走兩步,他又轉身對著林天嬌叫了聲:“你知道我今天晚上見到誰了嗎?”

林天嬌眉頭微皺的轉身看著他,問道:“誰啊?”

“我們之前在飛機上碰到的那個東支男人!”

“他?他今天晚上也在帝豪會所出現了?”

李威點了點頭,繼續說道:“對,而且還是和何勇一起出現的。”

“他和何勇一起出現的?難道,他和東耀也有關聯?”

林天嬌對鬆山次郎非常的厭惡,這個東支男人實在太噁心了,而且特彆不知道尊重女人。

“他全名叫鬆山次郎,我剛纔特地查了一下他的個人資料,是東支鬆山家族的成員。雖說鬆山家族在東支並不算一流家族,但實力也不弱。而且,我懷疑東耀這幾年突然就發展起來了,背後很可能就是鬆山家族在支援和運作。之前我還納悶了,艾斯丁那麼大的國際品牌,怎麼會將九州這邊的總代理交給一個剛成立的新公司。現在看來,這一切都是鬆山家族在背後搞的鬼。”

“要是這樣的話,我們鼎盛麵對的可就不僅僅是東耀了,而是它背後的鬆山家族。”

李威聽完林天嬌的話後,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:“對,我們今天得罪的也不隻是東耀,而是鬆樹家族。要知道,整個九州最大的化工廠全部都集中在了陸北,而陸北最大的都集中在了遼東。如果江海化工被東耀拿下的話,遼東其它的化工廠便都會效仿,到時候整個市場都會發生大的變化。雖然這樣做工廠裡的員工生命安全得不到保證,可鬆樹家族也怎麼會管這些九州人的死活呢?對於資本來說,他們眼裡隻看重利益。但這一切都被我們給破壞了,看來今後要多家小心才行了。”

和林天嬌說完這些後,李威便轉身繼續對著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。

林天嬌一邊對著自己的房間走著,一邊在想著李威剛纔說的那些話,心裡也漸漸後拍了起來。

她隻是想趁著年輕多賺些錢,可她並不想為了公司的利益玩命。

如果這次真的破壞了鬆山家族的計劃,那鬆山家族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萬一要是今後找她麻煩的話,她豈不是很危險?

想到這些以後,林天嬌停下了腳步,她突然不敢一個人在房間過夜了。

雖說和李威住一個房間,李威極有可能占她的便宜,可和自己的性命比起來,這些似乎都不那麼重要了。

更何況,通過來遼東這幾天的種種表現,林天嬌發現李威這個男人各方麵還都很優秀。

就算真的被他占了便宜,自己似乎也不虧吧!

李威剛走進自己房間將門關上,門鈴便響了。

“誰啊?”

“我!”

李威一聽是林天嬌的聲音後,快速將門打開了,一臉壞笑的看著她問道:“有事?”

“我……我晚上想和你一起住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