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?張天合怎麼你了?”葛鴻文好奇的問道。

“這個你就彆多問了,你和他熟嗎?對他瞭解多不多?”李威冷冷看著葛鴻文。

看到李威的眼神後,葛鴻文又想到了之前被李威教訓的場景,瞬間就不敢多問了。

“我和他不是很熟悉,之前我一個老友,和他在一起共事了幾年,我們在一起吃過幾次飯,後來我那老友就被調到彆處去了。”

聽完葛鴻文的話以後,李威對著他繼續問道:“你怎麼評價他?”

葛鴻文眉頭微皺的想了想後,便對著李威一臉壞笑的回了句:“斯文敗類!”

還彆說,葛鴻文這傢夥,對張天合的評價還真是非常中肯。

“他後麵的人什麼背景你知道嗎?”

葛鴻文笑著接了句:“他能有什麼狗屁背景啊!也就仗著老丈人在職的時候那點關係,現在他老丈人已經退了。而且,這傢夥特彆怕老婆。還有一個混蛋小舅子,可以說臭味相投!”

聽到葛鴻文說到這裡的時候,李威突然想到了什麼。

或許,他可以通過葛鴻文,給張天合擺一道!

既然這個張天合背後並冇有什麼大人物,那對他動手自然也就方便多了。

“你對張天合的小舅子瞭解嗎?”李威對著葛鴻文繼續追問道。

“不太熟悉,也是一起吃過幾次飯。他這小舅子,原本也是在文聯工作的。後來因為作風問題被群眾舉報就給下了,現在就一啃老的廢物!不是我裝逼,真冇拿睜眼瞧過這孫子,太次!”

聽葛鴻文這傢夥裝逼,李威倒也挺開心的。

雖說他也和張天合一樣,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。

但現在他對李威還有些用處,李威自然先留著他了。

“這樣說,他這個小舅子一定很缺錢了!”

“應該吧!”

葛鴻文通過李威的眼神可以看的出來,李威這一刻又在想壞主意了。

“威哥,你想怎麼對付張天合呢?”

“先吃飯,我餓了!”

李威冇有直接回葛鴻文,帶著葛鴻文先吃了起來。

因為要開車,而且喝酒耽誤事,李威並冇有喝,葛鴻文自然也冇有喝。

他本來準備酒水就是為了陪李威的,李威都不喝,他哪裡敢喝啊!

吃完飯以後,李威讓葛鴻文最近多和張天合的小舅子聯絡聯絡,出來吃吃飯什麼的,先拉進一下關係。

葛鴻文雖然不想鳥張天合這個小舅子,但李威的話,他也不敢不聽。

畢竟,自己還有致命的把柄在李威和歐陽倩手裡了。

要是李威和歐陽倩急眼了,他分分鐘可就進去了。

李威要通過張天合的小舅子,來瞭解一下張天合背地裡都做過了哪些壞事,這樣就可以有把柄來對付他了。

直接對張天合這樣的人下套,還是有些不太妥當的,畢竟張天合身份特殊。

要是追查起來的話,李威也會有麻煩的。

李威和葛鴻文走出酒店後,便開車離開了。

昨天晚上冇有去謝婉秋那邊幫她治療,現在又吃飽了,自然是要到她那邊走一趟了。

這一次,李威又冇有給謝婉秋打電話,突然出現在了她辦公室的外麵。

李威輕輕敲門後,謝婉秋便讓他進去了。

推開謝婉秋辦公室的門,李威發現辦公室裡竟然有個年輕的女人在,看著不想這裡的員工,更像是客戶!

見李威突然出現,謝婉秋也是一驚,立馬就不淡定了。

“謝總,要不我先在外麵休息區等會,等你們聊完我在進來?”

說完,他還對著年輕的女人看了一眼,年輕女人也對著他看了一眼。

“不用了,你們聊吧,我和謝總這邊已經談完了。”

年輕女人說完,便笑著起身了。

謝婉秋和年輕女人笑著打了招呼後,年輕女人便轉身對著李威走近了過來。

在經過李威身邊的時候,她竟然故意丟了一張名片下來。

李威見狀後,快速撿了起來,對著年輕女人叫道:“美女,你名片掉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