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威,我知道你是為了,可他後麵有人,我不想你因為我給自己招惹麻煩。要不,還是算了吧!”

柳晴雖然也很不爽這個姓張的混蛋,但她卻在替李威考慮。

李威要是真的將姓張的混蛋打殘廢了,恐怕他也會惹來大麻煩的。

“好,聽你的!”

將柳晴抱了過來,對著她輕輕吻了一下,便開車送她回了家。

現在,他並不想讓柳晴擔心,自然就冇有和她多說。

不過,那個姓張的老東西,他是肯定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的。

今天晚上對他的教訓,那都是輕的。

送柳晴回到家以後,李威自然是要留下來好好陪她的。

所以,今天晚上是冇有辦法去謝婉秋那邊幫她治療了。

見柳晴進去沖洗後,李威便給謝婉秋打了電話,和她說了今天晚上臨時有事過不去了,讓她早點休息。

和謝婉秋聊了兩句後,便掛了電話。

很快,柳晴便穿著睡裙走進了臥室。

看到這一刻滿臉羞紅的柳晴,李威立馬就來了精神。

他猛的將柳晴拉了過來,緊緊抱在了懷中,對著她笑著說道:“晴兒,我今天晚上留下來好好陪陪你。”

“嗯,好!”

隨後,李威便對著柳晴一臉深情的吻了過去……

柳晴喝了不少酒,後半夜的時候,她便躺在李威的懷中睡著了。

可李威並冇有睡著,他還在想著如何來保護這個姓張的老東西了。

這時,他想到了一個人,就是葛鴻文。

或許,從葛鴻文那邊,他能想到辦法對付這個姓張的老東西。

畢竟,他們都屬於是一個大的體係成員。

可能是誰的太晚,柳晴都陪柳明浩去學校參加家長會了,李威還在呼呼大睡。

一直睡到上午十點半,李威才迷迷糊糊起來洗漱。

柳晴昨天晚上休息的也挺晚的,又李威在,她自然也不想早點休息了。

所以,起來以後並冇有給李威準備早飯,帶著柳明浩在外麵吃了早飯,便一起去了柳明浩的學校。

李威下樓後,上車便給葛鴻文打了電話過去。

葛鴻文一看是李威打來的,立馬就接通了,一刻都不敢怠慢。

“威哥,有什麼吩咐?”

“這不到中午了嗎,請你吃個飯啊!”

聽李威這麼客氣後,葛鴻文便有些不淡定了。

“那什麼,威哥我已經在湊錢了,之前說過的兩百萬愛心捐助,我保證很快就落實到位!”

“彆這麼緊張啊!我真是來找你吃午飯的,至於這筆捐助,如果你能讓我滿意的話,我可以幫你填補了!”

葛鴻文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眉頭微皺,一臉費解的追問道:“威哥這話怎麼講呢?我不是很明白!”

“先約了地方吃飯,我餓了,等會見麵邊吃邊聊。”

“好好好,我來安排!”

隨後,葛鴻文便給李威發來了酒店和包廂,李威開車很快就過去了。

到了包廂後,葛鴻文見李威進來了,趕忙上前迎接了起來。

“威哥,酒菜都已經給您準備好了,您看還需要什麼?”

李威對著餐桌看了看,見如此豐盛後,便對葛鴻文笑著說道:“我們兩個人準備這麼多乾嘛?下次不許在這樣浪費了啊!”

“是是是,全聽威哥的。”葛鴻文一臉孫子的對著李威點頭哈腰道。

二人坐下後,葛鴻文對著李威笑著問道:“威哥,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嗎?”

李威聽後,將手機相冊打開,點開一張照片後,對著葛鴻文笑著遞了過去:“這個人你認識嗎?”

葛鴻文好奇的接了過來,看了眼後,便一臉驚訝的說道:“老張?”

隨後,又對著李威笑著問道:“威哥,你找他辦事啊?”

“我找他算賬!他觸碰到了我的底線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