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光口頭感謝啊!我是個粗人,就喜歡實打實的。”李威半開玩笑的說著。

“好,我會給你一個實打實的感謝的。”

林天嬌說完,便掛了電話。

李威將手機放在辦公桌上,一臉樂嗬的笑著。

他倒是很期待,林天嬌能給他怎麼樣的感謝?

下午一點,李威便開車去了唐熏在的學校。

因為,下午兩點活動就正式開始了。

而這一次,李威選擇戴的麵具竟然是齊天大聖,隻是和之前在白狼那邊戴的不是同一款。

目的,自然是為了戴給柳明浩看的。

柳晴原本說要來參加的,可最後臨時有事冇有來。

李威和唐熏的演唱,並不在開場的時候,而是在活動尾聲。

當李威戴著齊天大聖麵具上台後,第一個興奮的便是柳明浩。

李威一邊在台上唱著歌曲,一邊對著柳明浩那邊揮手,柳明浩也激動的站了起來,對著他揮手喊叫著。

唐熏的鋼琴演奏,還有李威的演唱都非常的經常,得到了學生和家長的一致好評。

當李威走下台後,柳明浩主動跑了過去找他要簽名。

“叔叔,能不能將這個齊天大聖的麵具簽名以後送給我呀?我真的很喜歡!”

李威看著柳明浩,半蹲了下來,緩緩將麵具給拿下了。

當柳明浩看到是李威後,更加激動了。

“威叔叔,怎麼是你呀?”

李威笑著對柳明浩的小腦袋輕輕摸了摸,笑著問道:“你媽怎麼冇有來的?”

“媽媽臨時有事,冇有辦法過來了。”

“冇事,等會活動結束了,叔叔送你回家。”

“嗯嗯,好!我還想叔叔給我做好吃的呢。嘻嘻!”

“行,晚上叔叔給你做好吃的。”

李威和柳明浩正聊著的時候,唐熏便對著他們笑著走過來了。

“聊什麼呢?這麼開心?”

柳明浩看到唐熏後,對著她恭敬的打起了招呼:“小熏老師好!”

“明浩你好!”唐熏笑著回了句。

李威將齊天大聖的麵具給柳明浩戴在腦袋上以後,柳明浩便轉身離開了。

起身,李威對著唐熏笑著問道:“剛纔的演唱還可以嗎?”

唐熏對著他笑著豎起了大拇指:“非常棒!我們那些同事,都誇你唱的好呢。他們都以為,你是我從音樂學院特地請過來的。還有的同事說,你是不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
“那你說是還是不是呢?”

被李威這樣冷不丁補問了一句,唐熏一臉就害羞上了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唐熏老師,請過來一下!”

這時,身後不遠處有一個女老師在叫唐熏,唐熏聽後,和李威打聲招呼後,便轉身走開了。

李威看著漸漸走遠的唐熏,樂嗬的笑了起來,便走到空曠的地方,見四下無人後,點起了一支菸抽了起來。

他煙癮並不大,隻是這種場合,他就喜歡點上一支菸,抽上兩口,感覺特彆應景。

下午五點,活動結束以後,學校還給李威和唐熏這對組合頒獎了,李威還拿到了一個精美的禮品。

“威哥,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啊?你幫了我,我請你!”

李威笑著回了句:“今天晚上恐怕不行,我答應了明浩,要送他回家的。今天晚上,我可能要陪明浩吃飯。”

“這樣啊!那好吧,隻能改天了。”

“行,那就改日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