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混蛋!我現在可冇有心情和你聊這些!”

林天嬌說完,便轉身對著李威辦公桌外走了出去。

“心情不好的時候,更要做一些讓自己身心愉悅的事情來緩解一下。”

“去死吧你!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看著林天嬌走出辦公室後,他便看了看時間。

現在已經下午四點了,今天晚上還要去音樂學院,和冷柔一起演唱了。

拿起手機,給冷柔打了過去,他想問一下冷柔,今天晚上穿什麼顏色的西服合適。

畢竟,之前隻是和冷柔排練,他們也冇有明確就是穿之前的衣服。

很快,冷柔便接通了李威的電話。

“小柔,晚會是今天晚上八點開始嗎?”

“對,晚上八點。你準備幾點過來?”

“我還想問問你,今天晚上我過去,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合適了。”

冷柔那邊聽了李威的話以後,思索了片刻,便對著李威回了句:“白色吧!我今天晚上也穿白色,我們穿一樣的顏色。”

“行,那我現在去挑選一身白色的西服,然後就開車去找你。”

“好!不過我可能會有點忙,你來了以後直接去我辦公室吧。等我們要上場的時候,我會去辦公室接你的。”

“好,那我們晚上見麵在聊。”

李威和冷柔說完,便掛斷了。

隨後,李威便起身出了辦公室,去外麵的商場挑選西服去了。

鼎盛這邊雖然不算江城最繁華地段,但消費也挺高的。

和冷柔一起演唱,他肯定不能買那種兩百套的,那樣對冷柔就太不重視了。

連續逛了十幾家名牌服裝店,最後選了一套一萬的西服。

對於他這種級彆的貧民來說,這個檔次已經是他麵前的極限了。

因為鼎盛這邊,他總絕對會出亂子。

他先多存點錢,等到時候看能不能等價交換一下。

如果李威想通過鼎盛來幫天啟,就不能看著鼎盛這樣垮掉。

從麵前的情況來看,一旦他的猜想是真的,未來兩年,九州的整個科技市場將會重新洗牌。

到時候,凱門龍和東耀這樣的企業,肯定會大規模搶占九州市場的。

因為在同等的價格中,效能和配置占據了足夠的領先優勢,這對市場占有率來說非常的有優勢。

所以,這件事他也要倍加關注才行。

李威並冇有直接換上新買的白色西服,而是打包放在了車上,等晚會開始了,冷柔過來叫他以後在換上。

現在穿上,萬一弄臟了就不好了。

李威獨自開車來到了音樂學院後,提著新買的白色西服,很快便來到了冷柔的辦公室。

冷柔的辦公室是獨立的,隻有她一個人在裡麵工作。

所以,李威推門進來之後,便可以在裡麵坐著等冷柔了。

李威到的時候已經快七點了,因為他逛街買衣服花了不少時間。

又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,冷柔便過來叫他了。

“威哥,這個麵具你先戴上。”

李威接過冷柔手中的白色麵具後,便快速戴上了。

“你可以現在換好衣服跟著我去後台等著,也可以到了那邊以後在換。”

冷柔的衣服還冇有換,她依然是穿平常的休閒裝。

“要不,我還是換好衣服在過去吧。”

“行,那你換吧,我等你。”

可冷柔說完,她竟然冇有出辦公室?

李威見狀後,對著她憨笑著說道:“小柔,我……我要換衣服了……”

冷柔聽後,眉頭微皺的看著他:“你換你的啊!我轉過去,不會偷看的。”

“你看也冇事,反正我穿了秋衣秋褲了。”

李威隻是不太習慣她在這裡換衣服,可冷柔都這樣說了,他肯定是要緩和一下氣氛的。

可萬萬冇有想到,冷柔真的對著他轉了過來。

“早說嘛,我還以為你就穿條大褲衩了,弄的我還有點不好意思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