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後直接就懵逼了,心想這瘋丫頭該不會腦子有什麼大病吧?

“不是,你去我家不是更加危險嗎?”

“那不一樣!”米琪在李威懷中醉醺醺的繼續說道。

“怎麼不一樣了?”李威一臉好奇的問道。

“你送我回家,我很危險。我跟你回家,危險的當然是你了呀!笨蛋大叔!”

靠!鬼才啊!真TM一枝獨秀!

李威被米琪這樣說,竟然給逗笑了。

可這樣在小區門口一直耗著也不行,萬一被保安過來詢問起來,還真不太好解釋了。

要是被誤會是怪大叔的話,到時候被抓進去了,那可就太丟人冷

“那我先帶你去賓館吧!這樣,我們兩個正好扯平了!”

李威現在,也隻能按照米琪的這種思維方式來和她聊天了。

隨後,李威便在附近找了一家賓館,距離冷柔小區比較近的賓館,便將米琪扶著進去了。

還好她包裡有身份證,要不然還真尷尬了。

即便是這樣,前台的小姐姐依然對著他投來特彆的眼光。

從前台小姐姐的眼神中,李威能看的出來,她一定是以為自己哄騙了米琪這個年輕的女孩。

可即便被誤會,現在李威也無所謂了。

他快步將米琪帶進了電梯,很快便進了開好的房間。

走進房間以後,李威便將迷情放著躺了下來。

而這時的米琪,已經漸漸睡著了。

李威將她的皮靴脫掉後,便將被子幫她蓋上。

他本想起身離開的,卻又不放心讓米琪一個人留在賓館。

想了想後,還是決定留下了。

李威給謝婉秋打了電話,說他今天晚上臨時碰到點棘手的事情,冇有辦法過去幫她治療了。

謝婉秋冇有多問,他們聊了兩句就掛斷了。

李威見米琪漸漸熟睡以後,便在附近的服裝網店選了身衣服,讓跑腿的送過來了。

他走進浴室沖洗完,便裹著睡袍在沙發椅上躺著休息了。

雖然很不舒服,但也冇有辦法,誰讓他這麼善良的呢。

李威迷迷糊糊的也睡著了,不知道睡了多久,反正他是被米琪的一聲尖叫聲給吵醒的。

“你誰啊?為什麼會和我在一個房間?”米琪一臉慌張的對著李威叫問道。

李威迷迷糊糊睜開雙眼,對著米琪一臉嫌棄的回著:“一大早的叫個屁啊!昨天晚上我剛從小區出來,你從車上一下來就衝我過來吐了一身,我讓你給你父母打電話,讓他們來接你,你說他們忙冇有空搭理你。我問你家裡的地址,你不告訴我,還說怕我是壞人。最後冇有辦法,我直接將你帶到這裡來了。不過你放心,除了幫你脫掉皮靴外,我什麼都冇有動。既然你醒了,那我也該走了!”

李威說完,便緩緩起身,雙手高高舉起伸了個懶腰。

米琪聽後,快速對著自己看了看,發現衣服什麼的都很整齊後,這才放心下來。

“這樣說,昨天晚上你一直在這裡守了我一整夜咯?”米琪對著李威一臉好奇的繼續問道。

“不然呢?我就蜷縮在這短椅子上休息了一夜,腰都快斷了。行了,你也不用感激我,以後晚上少喝點酒,彆讓父母擔心。”

李威說完,便拿起昨天晚上買的新衣服,走進洗手間收拾了起來。

等李威收拾好以後,再次走到米琪的麵前,米琪看到這麼帥的李威後,直接就犯花癡了。

“大叔,你好像有點帥耶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