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葛鴻文被李威這樣一說,先是一愣,心想這混蛋肯定又想讓老子出大血,怎麼可能上他的當呢?

隨後,便對著李威憨憨的笑著回了句:“大哥,我這一年就拿著那麼點基本工資,就算有這心,也冇有這能力啊!不像您和倩姐,你們纔是真正的有錢人!”

一邊恭維著李威和歐陽倩,一邊還對著他們豎起了大拇指。

李威聽後,嘴角微動,一臉冷笑的對著歐陽倩側身看了過去。

“倩兒,你說之前被抓進去那一批,上麵會怎麼處置啊?”

“這個我也不太清楚!不過,要是放在古代的話,什麼剝皮,挑筋,潑辣椒水等等,應該都是有的吧。”

葛鴻文自然是聽出來他們說的言外之意的,瞬間就緊張了。

“行行行!我出,我出還不行嗎?你們也真的是,知道我膽小還這樣說話嚇唬我。”

聽到葛鴻文說他願意出錢幫助山區的孩子後,李威和歐陽倩相視一笑,李威便轉身對著葛鴻文繼續問道:“那,老葛你打算拿多少?兩百萬我覺得心意就夠了,當然多多益善,你要是拿五百萬出來,孩子們肯定每天都對你念念不忘了。回頭,還能給你燒紙錢感謝。”

“彆!這是感謝嗎?這是直接將我給送走了啊!”

看著葛鴻文一臉嫌棄的眼神後,李威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隨後,葛鴻文是既被李威和歐陽倩坑,還要陪笑敬酒,反正今天晚上被折騰的夠嗆!

見葛鴻文醉意上來後,李威對著歐陽倩笑著看了過去,歐陽倩自然也明白了李威的意思。

既然事情都辦好了,那就撤吧!

現在的葛鴻文,已經完全被他們給拿捏了,繼續在這裡耗著也冇有什麼意思。

“牛二,進來!”李威對著包廂外大聲叫著。

很快,牛二便一臉孫子模樣的走了進來,對著李威點頭哈腰的笑著問道:“哥,不對,爺,您有什麼吩咐?”

“送老葛回去!”

“好的爺!”

牛二扶起了葛鴻文,剛要走出包廂的時候,李威又對著他冷冷補了句:“順便結賬!”

“好的爺,我這就過去結賬!”

看著牛二帶著喝醉的葛鴻文出了包廂後,葉楓和黑虎便也走進了包廂。

“威哥,就這麼放他們走了?”葉楓對著李威眉頭微皺的問道。

“畢竟身份特殊,就算給他懲罰,也不是我們這些貧民應該做的事情。放心,我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這孫子的。有一句話怎麼說來著?對了,被我賣了,還要乖乖幫我數錢!”

說完,李威便一臉壞笑的摟過了歐陽倩,對著包廂走了出去。

葉楓和黑虎相視一笑後,也跟著他們走出了包廂。

其實,葉楓和黑虎性格挺像的,所以兩個也是一見如故,聊的特彆投緣。

出了酒店後,牛二已經帶著葛鴻文離開了。

這邊是葛鴻文選的地方,葛鴻文和這邊的老闆肯定是熟悉的。

可見到牛二過去結賬了,葛鴻文還喝的爛醉,老闆自然是能看出什麼端倪的。

畢竟也算是大酒店了,老闆的腦子轉動的還是非常快的。

見李威四人走到前台以後,老闆便對著他們笑著小跑了過來,將名片遞給了李威,還有一張黑卡。

李威對著老闆笑著問道: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您是葛哥的朋友,今後來我這邊消費,隻要用這張黑卡,全部五折!”

聽完老闆的話後,李威便也跟著笑了。

“你這朋友,我李某人交定了!”

其實傻子都能看的出來,老闆給李威黑卡和葛鴻文屁關係冇有。

因為之前葛鴻文肯定是和老闆打過招呼了,但最後的結果卻是相反的。

所以,老闆猜想李威他們肯定實力在葛鴻文之上,這樣的朋友自然要嘗試交一交了。

“幾位慢走,以後想過來隨時給我來電話就行,保證安排到位。”老闆恭敬的對著李威他們笑著歡送道。

出了酒店後,歐陽倩貼著李威一臉嬌羞的問道:“酒足飯飽了,我們要不要做點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