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葛鴻文聽到李威這樣說後,便停下了腳步,一臉好奇的轉身對著李威看了過去。

這時,歐陽倩將賬本的影印件遞給了李威。

原本是打算拿著賬本過來給葛鴻文看的,最後想想還是拿個影印件更穩妥一些。

李威接過了賬本影印件後,便對著葛鴻文一臉得意的遞了過去。

葛鴻文一臉好奇的接了過來,低著頭看了兩眼後,整個身體直接就開始打晃了起來,果然是站不住了。

李威見狀後,快步走到了他的麵前,抓住了他的胳膊,將他給穩住了。

“我知道你也是聽話做事,很多時候也冇有辦法選擇。這是影印件,原件我們放的好好的。今後要怎麼做,你心裡應該有數了吧?”

葛紅文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瞬間就變臉了,一臉孫子似的對著他點頭哈腰了起來。

剛爬起來的牛二,見狀後人都傻了。

快速擦了擦眼角,他還以為這些都是幻覺了。

可眼珠子都快要被他擦出來了,看到了畫麵卻依然和剛纔一樣。

冇有錯,他引以為豪的姐夫,這一刻竟然對著李威畢恭畢敬的當起了孫子來。

“姐夫,你不用怕他!他們這樣的行為,直接就可以……”

還冇等牛二說完,葛鴻文轉身對著他狠狠抽了一巴掌過去,直接將牛二給打傻逼了。

“給老子閉嘴,你這個廢物!在敢多說一句,老子弄死你!”

葛鴻文突然發生的改變,讓牛二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整個人都傻了。

“趕緊給倩姐還有這位大哥跪著道歉!”

牛二被姐夫葛鴻文打就算了,竟然還被他要求,給李威和歐陽倩道歉。

最讓他懵逼的是,葛鴻文竟然叫歐陽倩姐?還叫李威大哥?

“姐夫,你冇事吧?我怎麼可能會給他們兩個狗……”

冇等牛二罵完,又被葛鴻文狠狠抽了兩巴掌。

“快點!要不然,老子讓你以後一點油水都撈不到!”

聽完葛鴻文的話以後,牛二也隻能照著他的意思做了。

跪在歐陽倩和李威的麵前,請求他們的原諒。

李威對著歐陽倩認真的問道:“要原諒這個豬頭嗎?”

歐陽倩對著李威快速回了句:“聽你的!”

“看來老葛的麵子上,算了吧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葛鴻文快速讓牛二站了起來。

隨後,讓牛二將被李威他們打倒在地的十幾個男人,全部都帶出了包廂。

李威讓葉楓和黑子也先出去了,他帶著歐陽倩和葛鴻文再一次坐了下來。

葛鴻文將倒滿白酒的杯子,雙手端了起來,對著歐陽倩和李威笑著說道:“倩姐,還有這位大哥,老弟我敬你們一杯!”

說完,葛鴻文便一口乾掉了。

乖乖的!

這一杯最少有三兩白酒,一口就下去了,葛鴻文這態度倒也還算誠懇!

雖說他最終的命運,肯定是躲不過被李威他們送進去的。

但在這之前,李威並不想就這樣便宜了他。

李威抬手對著葛鴻文笑著說道:“老葛,快坐快坐。”

葛鴻文笑著坐下來後,李威便又對著葛鴻文笑著說道:“老葛,你想不想將功補過啊?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葛鴻文眉頭微皺,對著李威笑著問道:“還請大哥指點一二!”

“指點不敢說!就是最近我看到好多山區的孩子都在受凍,我覺得這是一次表現的好機會。要不,你拿出個一兩百萬來,幫幫那些孩子?讓他們也感受一下來自遠方江城老葛叔的關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