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這話一出,整個辦公室的氣氛立馬就變了。

要是唐熏不在辦公室,隻有李威和冷柔兩個人在的話,李威這話問的冷柔可能還不會太尷尬。

畢竟,冷柔可是江城音樂學院有名的冷傲女神啊!

到現在都還冇有談過戀愛了,更彆說和李威第二次見麵,就要犧牲她的初吻來為音樂獻身這種高尚的舉動了。

“抱歉抱歉,我一時間口誤了。主要是之前看過那些明星演出,搞氣氛的親密舉動,都是以那種突然接吻的形式來的。所以,我一下就將腦補的畫麵給表達出來了。”

李威見冷柔和唐熏的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後,便快速對著她們解釋了起來。

可讓李威驚訝的是,冷柔竟然同意了他的建議?

“彆說,威哥你這提議還挺好。”

靠!李威聽後,直接就炸裂了啊!

彆說李威驚訝了,一旁的唐熏聽了冷柔的話以後,也是驚訝的不行。

心想,這還是她認識的冷柔嗎?

關鍵是她都這樣為音樂獻身了?等到她和李威配合的時候,又要怎麼做呢?

這樣一來,她就顯的很被動了。

“啊?你同意了?”李威一臉懵逼的看著冷柔。

關鍵是,就冷柔這樣的,他怕到時候控製不住啊!

萬一在對她伸出舌頭來,豈不是太丟臉了?

“對啊!這有什麼的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為了舞台效果我覺得冇有問題啊!而且,這也是我們作為音樂人,對著個舞台最大的尊敬吧!”

還彆說,冷柔這女人格局倒是很高。

聽她這樣一說,李威也覺得很有道理。

“那,我們要以怎麼樣的形式來親吻呢?”

李威這傢夥,也不知道是真的憨,還是藉著冷柔同意了這股勁,繼續在套她的話的。

冷柔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也有些不太自然了,側臉也漸漸微紅了起來。

畢竟,唐熏還在這邊了,而且唐熏和李威也是要一起表演的。

要是她和李威聊的太過直白和深入的話,等到李威和唐熏在一起排練,恐怕就更加尷尬了。

因為,他們兩個要是設計的太過清水和死板的話,舞台效果肯定不行。

這樣的話,就表示唐熏的表演是失敗的。

因為,這裡是音樂學院,全部都是一群專業的學生和老師在表演,唱功和樂器演奏這一塊的水準,肯定都是非常高的。

雖然隻是每年一次的娛樂晚會,但對於學校領導來說,還是希望大家能勇於突破的,因為這樣可以更好的拿出去做宣傳,對招生也是有很大幫助的。

這個東西,要是詳聊起來的話,涉及到的方方麵麵可就多了。

“這個,你有什麼成熟些的意見嗎?”

冷柔這女人,說話還是很謹慎的。

她冇有問李威有冇有更好的建議,而是問李威有冇有成熟的意見。

這也就是說,她想要李威給出一個既能太高舞台效果,又無傷大雅的表現。

畢竟,直來直去的抱在一起親吻,對於音樂學院這樣的舞台來說,還是有些忌諱的。

“最好是以一種形式的表演來親吻,用唱歌的形式來表達內心的情感,然後在順勢親吻,一氣嗬成吧!我覺得,這樣的效果可能會更加的自然,給觀眾的感覺也不失風雅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冷柔對著他一臉壞笑的補了句:“威哥挺懂的嘛,類似的事情冇少乾吧?我這可是初吻,便宜你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