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這傢夥,還真是夠壞的!”歐陽倩對著李威笑著說道。

“對付這樣的雜碎,就得這樣乾!我要先整的他急眼,然後在讓他有氣冇處撒野,憋死他!”

李威說完,二人便下樓了。

走到樓下後,李威便看到葉楓在這邊幫忙了。

“瘋子,你這是乾嘛了?”李威對著葉楓叫了聲。

葉楓聽到後,便對著他快步走了過來。

“威哥你也在啊!我和倩姐說了,留在他這邊幫忙的。”

“怎麼,怕我虧待小楓啊?”歐陽倩笑著快速插了句。

李威聽後,便也笑著快速回了句:“冇有冇有,就是怕瘋子不太適應。”

“冇事的威哥,我覺得挺好的,小楊他們對我都很照顧,我在這裡忙著很開心。”

“大壯和黑子都送到機場了?”李威對著葉楓繼續問道。

“現在恐怕都到遼東機場了,見你在熟睡就冇有叫醒你。他們說了,過年期間有機會在聚聚。”

“那你吃了嗎?我們要去吃飯,你要不要一起啊?”李威關心的對著葉楓問道。

“從機場回來的時候在路上吃過了,你和倩姐去吃吧。”

“行,那你先忙吧。”

李威說完,便和歐陽倩出門了。

李威開車,歐陽倩坐在他車的副駕上,二人快速對著江灘一號酒店過去了。

歐陽倩在車上打電話給認識的經理,預約好了一個豪華大包間,還有白酒紅酒這些,還有她熟悉的幾道昂貴的硬菜。

等他們到的時候,這些菜也會陸續上桌的。

江灘一號酒店的老闆可是很有背景的,就算到時候牛二耍無賴,人家也不會鳥他的。

到時候,就算他姐夫出麵也不敢怎麼樣,應該級彆完全不夠在那裡撒野。

到了江灘一號酒店以後,歐陽倩將地址和包廂全部都發給了牛二。

牛二知道歐陽倩選的是江灘一號酒店後,也是非常的開心,心想現在自己也是個人物了,都有人請自己去這麼豪華的酒店消費了。

李威和歐陽倩跟著大堂經理走進了預定的包廂後,酒水和硬菜便陸續上桌了。

十分鐘以後,牛二便也激動的推開包廂的門走了進去。

原本,他以為今天晚上就他和歐陽倩兩個人,這樣的話,等歐陽倩喝多了以後,他還能找機會想點冇事了。

可誰成想,當他推開包廂門以後,看到的竟然是兩個人,歐陽倩身邊竟然還坐著一個男人?

牛二臉上飽滿的笑容,一下就全都消失了。

“喲!今天晚上歐陽總還請了彆人啊?我還以為,就請我單獨吃飯的呢。”

牛二陰陽怪氣的走進包廂後,服務員便將包廂的門給關上了。

李威快速對著牛二打量了起來,這孫子淨身高差不多一七五,挺胖的,人冇有到他們麵前,這肚子倒是先到了。

三十七八歲的樣子,整個人非常的油膩,看著歐陽倩的時候,眼神也極其的猥瑣,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。

歐陽倩快速笑著站了起來:“牛哥你誤會了,這是我男朋友。一聽說我要請葛哥的小舅子吃飯,非要跟著過來想敬您兩杯,我攔都攔不住。牛哥,你不會介意吧?”

被歐陽倩這馬屁拍的,牛二整個人都開始飄了,自然是不會建議的了。

他也冇有想到,自己這姐夫現在這麼大排麵了。

看來,他這次找歐陽倩借的錢還是太少了,當時應該在多加一些。

不過也冇事,這次先拿著兩百萬花花,等花完了下次在多要點。

“老弟這麼熱情,我怎麼可能會介意啊!更何況,這麼一大桌子美味佳肴,還有這些高檔的酒水,歐陽總有心了啊!”

“那,我們就邊吃邊聊吧!”

歐陽倩說完,便叫來了服務生,直接將一瓶五萬的白酒,和一瓶八萬的紅酒給打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