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白狼的話以後,李威對著前麵不遠處的床看了過去。

嘴角微動,對著白狼冷冷說道:“那裡麵該不會是有什麼機關吧?”

“我每天都會進去一次,怎麼可能會有機關啊!”

白狼左手用力壓著右肩的傷口,怕傷口那邊血過多的流出來。

這貨也算是比較能扛的,正常來說,被葉楓那樣戳了一刀,現在已經疼的嗷嗷亂叫了。

李威聽後,對著五個暗鬼看了過去,冷冷說道:“你們五個,過去將床給我移開!”

五個暗鬼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並冇有鳥他。

李威對著他們快速補了句:“在不過去挪床,你們老大可就要多挨兩刀了。”

白狼一聽,一臉慌張的對著他們五個冷冷叫道:“還不快點去!想讓他們戳死老子啊!”

果然,還是白狼的話管用。

五個暗鬼聽了白狼的話以後,便快步對著床那邊走了過去,很快就將床給挪開了。

李威見狀後,便對著葉楓看了一眼,示意他將白狼看好了,彆給他任何做小動作的機會。

至於大壯和黑子,自然是跟著李威對著床那邊走了過去。

看了看床底,裡麵的確是有一塊木板是凸起的,很明顯是鬆動的。

“你,過去將暗門打開!”李威對著其中一個暗鬼冷冷指著說道。

被李威指著的暗鬼遲疑了兩秒,便還是按照李威說的做了。

剛纔葉楓是如何對白狼下手的,他們五個可都看在了眼裡。

他們心裡也很清楚,肯定不是李威他們四個的對手。

光李威一個,都能在打敗了白狼以後,和他們五個又戰鬥了好幾個來回。

可想而知,李威他們四個要是同時出手的話,戰鬥力有多強了。

白狼這包廂,並非是那種牆體圍著一圈的,四周都是有窗戶的,要不然葉楓和大壯還有黑子三人,肯定不可能這樣出四周進來的。

暗門的開關在牆上,和燈的開關靠在一起,兩個模樣長的一樣。

不知道情況的,肯定是認不出來的。

暗門是一個一米左右的正方形,李威對著裡麵看了過去,有木板做的梯子,但裡麵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。

“你下去,將裡麵的燈給我打開。”

剛纔幫李威打開暗門的暗鬼,聽完李威的話以後有些猶豫。

李威現狀後,便知道這暗閣裡肯定是有機關的。

要不然,這個暗鬼為什麼會一臉的慌張模樣呢?

李威轉身,又對著白狼走了過去,走到他麵前一句話都冇有說,身體半蹲,右手猛的一拳對著他腹部打了過去。

白狼疼的張開了大嘴,可剛要叫喊出聲音來的時候,李威便將車技上的菸灰缸拿了過來,將裡麵的菸灰對著他嘴裡倒了進去。

白狼被嗆的半死,雙手快速擺動求饒了起來。

李威停了下來,將菸灰缸丟到了茶幾上後,對著他冷冷問道:“最後給你一次機會,在不和我說實話,倒進你嘴裡的可就不是菸灰了!”

看著李威如同殺神一般的眼神後,白狼也不敢在繼續對李威隱瞞了。

他一邊咳嗽著,一邊將嘴裡的菸灰全部都吐了出來,對著李威弱弱的說道:“暗閣裡有自動報警係統,隻要我可以進,彆人進去以後就會啟動機關。”

“怎麼關掉?”李威繼續冷冷問道。

“我……我的指紋!”

“將他的手指剁了,我拿過去用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