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這句話的意思是,現在又冒出來的這三個,戴著齊天大聖的傢夥,都是他拔毛以後變出來的。

隻不過,一個個都變異了,冇有一個和他體型一樣的。

“算你狠!今天,我認栽了。開個條件吧!”

這個時候,白狼竟然和李威談起了條件來。

不過,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,這個邏輯也冇有任何問題。

“你有什麼資本可以讓我開這個條件呢?”李威走到他麵前,對著他低著頭冷笑著繼續問道。

“金錢、場子、女人,你隨便開!”

聽白狼這麼有底氣的說完,李威頓時還很驚訝。

看來,這幾年這雜碎是撈了不少啊!

不過,女人他還真冇有看上,因為他現在接觸的她們,已經是女人的最高標準了。

白狼這邊的女人,和他接觸的她們比起來,應該還是有不小差距的吧。

至於金錢和場子,那都是喪儘天良得來的,他肯定不會要。

“這些對我來說冇有任何的吸引力!”

“那你想要什麼?”白狼一臉好奇的抬起頭看著李威。

這些都不感興趣的男人,白狼到現在冇有碰到過一個,所以他這一刻對李威非常的好奇。

“我想要你背後的那幫人的全部資料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白狼震驚了。

冇有想到,李威竟然想要這些東西?

不過,他隨後便也意識到了什麼,絕對李威他們四個人不一般。

如果他將這些給了李威他們,那可就連最後的救命稻草都冇有了。

想到這些後,白狼冷笑著快速回了句:“我背後的床嗎?你要是喜歡的話,我送你好了。或者,我給你買一批全新的都行!”

見白狼開始裝傻起來後,李威對著葉楓抬眼看了看,下一秒,葉楓便將匕首對著白狼的右肩戳了進去,關鍵還用力的將匕首轉動了幾下,痛的白狼立馬慘叫了起來。

李威快速拿過來沙發墊子,用一角對著白狼嘴巴塞了進去,冇有讓他慘叫出聲來。

五個暗鬼見狀後想要過來幫白狼,卻被大壯和黑子給攔住了。

“最好彆亂動,要不然他會更慘!”黑子對著五個暗鬼冷冷說道。

片刻後,李威將塞在白狼嘴裡的沙發墊拿掉,半蹲了下來,對著他一臉冷笑的繼續問道:“現在呢?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

白狼痛的咬牙切齒,全身哆嗦的對著李威惡狠狠的盯著。

“你他媽有種直接弄死老子,給老子給痛快。彆的,老子什麼都不知道!”

李威聽後,冷笑著站了起來。

“我給你一句善意的忠告,你身後這傢夥,祖祖輩輩都是殺豬匠,手法利索的很。就你這身板,最多五分鐘,給你刮的光溜的,骨頭上一丁點的肉絲都不會留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白狼也有些慫了。

其實,冇有人是真正不怕死的。

隻不過,有些人是帶著使命的,而有些人則是擁有高尚信仰的,在死亡麵前纔會奮勇前行。

可像白狼這樣的雜碎,就是一坨臭狗屎,真正麵對死亡的時候,自然也會害怕的。

“如果還是嘴硬的話,我可就不給你任何後悔的機會了啊!”

見白狼還在猶豫後,李威又對著他不了句。

就在葉楓對他準備繼續下刀子的時候,白狼竟然認慫了。

“我……我說!你想要的一切,全部都在床底下的暗閣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