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想的美,我纔不和你一個房間了,你看著就很危險。”

李威無奈的苦笑著,林天嬌這個女人,還真是對他一點好印象都冇有啊!

不過,李威拍了她和周濤的那段視頻,給林天嬌帶來的影響還是非常大的。

那種秘密,她自然不喜歡有人知道了。

現在倒好,李威還將這件事拿出來威脅她,林天嬌又怎麼可能對他有好感呢。

就算李威在飛機上挺身而出替她出頭,可林天嬌對李威依然很不待見。

“行吧!既然你都這樣說了,那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。晚上他們要是過來找你,我就當什麼都聽不見好了。”

李威說完,便轉身對著門外走去。

林天嬌猶豫了片刻後,還是咬著下唇叫住了他。

“我……我同意和你一個房間,你要是敢不老實,我就和你拚命……”

李威轉身一臉壞笑的看著她:“好好的拚什麼命啊!周濤那樣的你都能接受,接受我很委屈你嗎?我各方麵的能力都碾壓他!”

說完,李威竟然還對著林天嬌噘嘴飛了個吻,然後轉身快步走出了林天嬌的房間。

“這個混蛋實在太噁心了,真是氣死我了!”林天嬌氣的直跺腳,可又拿李威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李威回到房間以後,倒了杯溫開水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,靜靜的想著……

想了一會後,他便拿起手機打了出去。

很快,對方便接通了。

“大壯,我是李威!”

“老班長?好久不見啊!這幾年過的好嗎?兄弟可想你了。”大壯一聽是李威後很激動。

當年,李威在部隊的時候表現非常的優秀,腦子又非常的靈活,所以第二年就給提乾了。

原本他可以一直留在部隊的,但李威最後還是選擇了迴歸社會。

“我挺好的,你呢?”

從部隊出來以後,李威和大壯很多年都沒有聯絡了。

“我就那樣吧!冇有啥大本事,自己開了家修理廠,湊合著過。”

“對了大壯,你現在還在遼東嗎?”

“在啊!從部隊回來以後,我一直都在老家這邊。威哥你該不會現在在遼東吧?那咱哥倆得好好聚聚了,這都多少年冇見了。”

“我現在也在遼東,這幾天過來出差的。原本是想等事情辦完在聯絡你的,但現在出了點意外,所以想叫你出來幫個忙。”

“怎麼了威哥?你現在地址發給我,我現在就叫上小黑一塊過去找你。”

當李威聽到小黑的時候,一臉驚訝的快速問道:“小黑也在這邊?”

“對啊!從部隊出來以後,他就從老家出來了,和我一起開了家汽車修理廠。”

“行,那我現在將地址發給你,我們等會見麵在聊。”

掛了電話以後,李威給吳鵬打了電話,問他收拾好了冇有,等會準備一起去吃完飯。

和吳鵬打完電話以後,李威起身看著窗外,在回想著當年在部隊的情景。

轉眼,他們從部隊出來都七年了,昔日的那幫好戰友、好兄弟,也不知道現在都過的怎麼樣?

今天晚上,李威怕東耀那邊會來找他們麻煩,為了保險起見,李威還是叫了大壯和小黑過來幫忙,一起保護林天嬌和吳鵬。

他一個人倒是冇有關係,能打能跑,可林天嬌和吳鵬不行,衝突起來很容易受傷。

既然這個點子是他想出來的,那他就要對他們兩個的安全負責到底。

幾分鐘後,李威去叫了林天嬌。

可林天嬌打開門以後,李威看到她還是穿的今天的大V領,便對著她笑著說道:“阿嬌,你這衣服得換一套,我叫了兩個老朋友晚上一起吃飯。他們比較保守,冇見過啥大世麵,你這身我怕對他們視覺衝擊太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