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天嬌聽後,猛的將李威給推開了,她也意識到自己剛纔太激動了。

“混蛋,你又占我便宜。”林天嬌凶巴巴的對著李威罵道。

李威一臉無辜的看著她:“明明是你主動抱過來的,還一直誇我厲害,聽的我都起勁了。”

“你真噁心,懶得搭理呢。”林天嬌嫌棄轉身過去。

“今天晚上,你得和我一個房間了。”李威在她身後快速說道。

林天嬌轉身看著李威,見李威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後,眉頭微皺的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“我們坐著聊!”

林天嬌坐在床邊,李威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。

他認真的看著林天嬌說道:“鄭剛這個老狐狸,明麵上是答應和我們簽續約合同了。但我心裡很清楚,他是怕和東耀做的這些醜事被我們曝光出來,影響了他的前途,被迫答應的。”

“這和我們晚上要不要在一個房間有直接關係嗎?你這個混蛋,又想忽悠我然後占我便宜是吧?哼!我纔不會給你這個機會了。”

李威一臉委屈的看著她:“我承認,你長的漂亮身材又好,關鍵還有獨門絕技,的確很讓我著迷。可我要真想占你便宜,昨天晚上那麼好的機會我早就下手了,會等到現在?你的智慧看來全讓你的美貌給占光了。”

“切!誰知道呢?”林天嬌一臉嫌棄的白了他一眼,但心裡卻又美滋滋的。

畢竟,女人都喜歡被誇讚,她自然也不例外了。

“鄭剛雖然說明天上午十點和我們在江海化工簽約,可他還說了一句,如果我們能在規定時間順利過去的話,就可以簽。”

林天嬌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眉頭緊皺的看著他繼續問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意思就是,東耀那邊可能會阻止我們在明天上午十點之前到江海化工廠。”

“東耀要阻止我們?他們要怎麼阻止呢?”

“不擇手段的阻止!”

當聽到這句話後,林天嬌頓時緊張了起來。

她是銷售主管,又和周濤走的很親近,東耀的情況她心裡自然也很清楚了。

其實,周濤這次同意讓李威來,冇有讓趙軍來,除了李威的能力比趙軍強外,還有一個目的,就是讓他得罪東耀。

他們這次的所有情況,林天嬌都在偷偷對周濤彙報。

周濤心裡很清楚,李威這次來遼東,肯定會想辦法將江海化工的單子從東耀手裡搶過來的。

這樣一來,李威便會得罪東耀。

東耀在江城還好,很多事情冇有那麼的明目張膽。

可遼東不一樣,這裡經濟不發達,而且又在九州的東北部,社會治安比起江城來差遠了。

東耀在這裡還是有些勢力的,李威要是得罪了他們,可就有大麻煩了。

其實,對於周濤來說,江海化工續不續約都無所謂,主要是不想被李威這樣一直牽著鼻子走,實在太難受了。

如果李威這次在遼東出了意外,以後這個大麻煩也算是擺脫了。

“那我們豈不是非常危險?我可聽說,東耀在遼東這邊很有勢力的。要不,我們還是回江城吧?”

李威看的出來,林天嬌開始害怕了。

相對於錢,她似乎更加惜命。

“這眼看就要成功了,現在回去豈不是都白忙活了。更何況,我們已經知道了東耀和江海化工的貓膩,就算我們現在回江城,你覺得東耀那邊會輕易放過我們嗎?”

“那你說怎麼辦?”

李威一臉壞笑的繼續說道:“你和我一個房間,晚上我保護你,貼身保護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