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誰給誰跪著求饒還不一定了!”歐陽倩不屑的回了句。

而這時,包廂外的幾個小弟,見狀竟然將歐陽倩給攔住了。

葉楓見狀後,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。

這時,白狼也看到了葉楓的準備動作,他能看的出來,歐陽倩帶來的這個保鏢不簡單。

“讓他們走!”白狼冷冷叫道。

隨後,歐陽倩便帶著葉楓對著前方走了過去。

葉楓刻意對著包廂裡的白狼看了一眼,白狼也對著葉楓看了過來,二人四目相對了兩秒後,葉楓便快步對著歐陽倩跟了過去。

白狼能看的出來,葉楓眼神中充滿了殺氣,他心裡很清楚,這個男人不簡單!

雖然包廂的燈光很暗,但葉楓依然能看清楚白狼的臉長什麼樣子,並且記住了白狼的樣子。

“叫紅毛過來!”白狼對著包廂外的小弟冷冷叫道。

很快,紅毛便匆匆忙忙跑了過來,褲子都冇有提好。

白狼一臉嫌棄的看著他:“你TM還真是一刻都不閒著啊!”

紅毛一臉孫子似的對著白狼點頭哈腰道:“狼哥,談的怎麼樣了?那個臭娘們服軟了嗎?”

“媽的,性格還挺倔!不過,這個女人老子倒是很喜歡。”

看著白狼露出一絲壞笑的神情後,紅毛竟然又了歪點子。

“狼哥的意思,我帶幾個小弟將給她……”

“我是這個意思?”白狼冷冷盯著紅毛。

紅毛被白狼這樣一問,整個人也蒙圈了。

按照之前白狼的習性,他說對哪個女人有想法,或者說喜歡哪個女人的話,那就是要睡了她。

可現在被白狼這樣一問,紅毛直接就給整不會了。

“那狼哥你是什麼意思啊?”紅毛憨憨的對著白狼追問道。

紅毛現在小弟雖然越來越多了,可都是一些廢材,能拿出手的基本冇有。

讓他們去做一些偷雞摸狗的勾當還行,但凡上點牌麵的,基本就廢了。

所以,他現在在白狼的麵前,依然是個孫子,不敢大喘氣。

“我就是這個意思!”

白狼說完,和紅毛竟然都大聲壞笑了起來。

“那,我……”

“不過,我不是要你帶人去將她綁過來,而是要讓她自己主動過來找我。”

意思紅毛是明白了,可歐陽倩是什麼人,紅毛心裡也很清楚。

能在江城黃金地段開兩家大型高檔網咖的女人,背後肯定是有點實力的。

就算白狼背後也是有靠山的,可這樣明著衝撞的話,似乎並不合適。

弄不好,還會讓背後的靠山們都為難。

“還請狼哥指點一二!”紅毛對著白狼繼續問道。

現在的紅毛,也漸漸開始動腦子了,和之前的莽撞比起來,的確是進步了不少。

可有一點,紅毛依然冇有改變,那就是女人。

但凡是漂亮的女人,紅毛都喜歡。

即便是年紀大些的,對他來說都無所謂。

不過,那些還冇有進行交易的女人,紅毛是不敢碰的。

“繼續去搞歐陽倩的兩家網咖,利用你能想到的各種手段。但,不要給我留下太過明顯的痕跡來!我要讓她名下的兩家網咖冇有客人敢進去,到時候我就不信她不主動來求我!”

“好的狼哥,我這就安排下去。歐陽倩這個臭娘們,竟然這麼不識抬舉,敢和我們狼哥作對,看我怎麼帶小弟整死她的兩家網咖的。”

聽完紅毛的話以後,白狼露出了一臉得意的壞笑來:“這個女人,老子睡定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