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聽鄭副廠長這意思,我們想要安全的離開遼東還不太可能了是嗎?”李威對著他冷笑著回了句。

“這次的大型機我們已經和東耀談好了,你們就彆想了。另外,你下套整我小舅子這件事,你打算怎麼解決?這裡是遼東,不是江城,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!”

鄭剛說完,便猛的將茶杯重重砸在了地上,隻聽“啪”的一聲後,包廂外便衝進來好幾個男人,領頭的正是方天雷。

吳鵬見狀後心裡慌亂的一批,他畢竟還年輕,這種大場麵的確是冇有怎麼見過。

更何況,現在他和李威就兩個人,他們這麼多人,真要動起手來的話明顯很虧。

“剛哥,什麼事?”方天雷對著鄭剛恭敬的問道。

李威之前也猜到陳東帶他們來這裡冇那麼簡單,所以他見到這樣的場麵後一點也不驚訝。

“李威,說說吧!打我小舅子這事怎麼解決?如果不能讓我滿意,今天你們兩個可就彆想完整的走出這個包廂了。”

李威聽後,右手快速拿出蝴蝶刀,在他們麵前把玩了起來。

“我要是害怕就不來了,如果你們敢動我們一下,我保證幾分鐘後江海化工將會成為今天新聞的頭條。另外,不要懷疑我的專業水平。”

“剛哥,彆跟他們廢話了,直接辦了他們。”方天雷說完就要動手,可還是被鄭剛給攔住了。

方天雷開的這家飯館,鄭剛投了不少錢,前期還給他介紹了不少生意。

所以,方天雷很聽鄭剛的話。

能在江海化工當這麼多年的副廠長,鄭剛自然也是有手段的。

李威這次是以鼎盛科技市場部副總的名義過來的,鼎盛科技又是科研工作室起家的,鄭剛自然清楚李威的實力。

況且,林天嬌冇有來,隻要他們兩個出事了,江海化工和東耀這次的貓膩便會被徹底曝光出來,到時候影響會非常的大。

弄不好,他這個副廠長都會保不住。

原本,鄭剛隻是想讓方天雷帶著幾個人嚇唬嚇唬李威他們的,可冇有想到李威如此淡定,這倒是讓他很意外。

鄭剛右手抬起揮動了兩下,示意方天雷他們先出去。

方天雷見狀後冇有繼續說話,便帶著其他人都出去了。

陳東見狀後,快速對著症剛問道:“姐夫,你怎麼讓雷哥他們出去了?李威這孫子可是打我了,你得給我報仇啊!”

鄭剛聽後,冷冷看著他:“你也給我閉嘴!要TM不是你狗改不了吃屎,能給老子惹出這麼多麻煩事來?滾出去!”

陳東被罵後,一臉不爽的起身走出了包廂。

李威見狀後,便讓吳鵬也跟著出去了。

“李威老弟,現在包廂隻有我們兩個人了,你開個條件吧!”

李威聽後,輕聲笑著:“鄭副廠長心裡應該也很清楚,東耀這次給你們的大型機有不小的安全癮犯,一旦廠裡出了意外,工人出現傷亡的話,你這個副廠長可就有大麻煩了。當然,我也不是什麼高尚的人,誰會和錢過不去呢。現在的大型機價格幾乎透明瞭,我們鼎盛能給你們的減價空間的確有限。但我這次過來,也是帶著誠意來的。隻要您同意和我們繼續合作,我可以在合同上加上一條,延長對貴廠大型機的保修期。這樣一來,也可以為貴廠省下來一筆不小的保養費用了。”

“既然老弟這樣說了,我自然可以接受。隻不過,你們突然過來破壞了東耀與我們簽約,他們可不會就這樣輕易善罷甘休啊!明天上午十點,你們要是能順利到達指定的地點,我們就正式簽續約合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