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TM什麼態度?彆忘了,機器我們哪裡都能買的到。你們鼎盛要是這樣做事的話,那你現在可以滾了!”

剛纔給李威開門的男人,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一臉怒氣的指著李威吼道。

可下一秒,李威便抓住了他指著自己罵的手指,猛的用力一掰,男人痛的直交換。

另外兩個想要起身對李威動手,卻被李威一個冷傲的眼神給叫住了。

“都給老子坐好了,不想今年在醫院躺著跨年的話,就乖乖聽我的話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另外兩個男人便繼續做了下去。

或許,他們心裡也很清楚,就算他們三個一起上,也不一定是李威的對手吧。

“疼疼疼……”

“能好好說話了嗎?”李威對著他冷冷問道。

“能能能……”

隨後,李威便將他的手指給鬆開了。

右手輕輕抬了抬:“坐!”

男人一臉不爽的坐了下來後,李威便對著他們分析起了當前的市場環境來。

“我知道趙軍給你們的價格非常句有誘惑力!但你們也是在這行做了很多年生意的老人了。難道,對現在的市場看的這麼不清晰嗎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其中一個男人對著李威問道。

“放眼整個九州,同行業裡,鼎盛和東耀應該是價格最低的了吧。雖說品牌效益比不過那些大牌,但也還可以吧。現在整個市場價格都透明化了,彆說百分之十,就是百分之五,甚至是百分之三的差價,都不可能存在。除非,原材料或者晶片本身有了全新的變革,要不然成本價格是不可能突然降這麼多的。這個,你們應該也很清楚吧?”

李威說完,他們三也漸漸開始猶豫了。

其實,大家心裡都很清楚,這麼多的差價,要是真的,整個行業就亂套了。

或許,他們就是想藉著這個機會,想從鼎盛這邊多弄一些好處吧。

“另外,我在和三位聊聊趙軍。趙軍原先在鼎盛的時候,是我的徒弟。可你們知道,我是怎麼幫他的,他又是怎麼對待我的嗎?如果你們不清楚,可以先好好瞭解一下。這種人的話,你們也信?”

當李威說完這些後,三個男人便啞口無言了。

李威起身,掏出了一張粉紅色的卡片,對著他們三丟了過去,笑著補了句:“這時一張粉紅天地的貴賓卡,拿著過去消費打對摺。是去是留,你們自己決定!”

說完,李威便轉身要走。

“那個,老弟,剛纔多有得罪了。你回去和林總說一聲,我們繼續和鼎盛合作。”

聽完剛纔開門的男人話後,李威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來。

“那我就替林總先謝謝各位哥哥的照顧了!也提前給各位哥哥拜個早年,祝三位老哥來年生意更上一層樓!”

說完,便快速離開了。

看著李威離開後,三人相視看了看,李威這樣的人最好還是不要招惹的好。

李威走出酒店後,便快速上了車,一邊開車回鼎盛,一邊給林天嬌打了過去。

很快,林天嬌便接通了。

“他們三個我幫你搞定了,回頭他們會找你繼續合作的。”

“你一大早去找他們聊了?該不會對他們動手了吧?”

“這話說的,我李某人飽讀詩書十餘載,彆冇事就往打架這塊想我。”

“切!德行!”林天嬌露出了一絲淺淺的笑容來。

“你可是又欠我一個人情了,想好怎麼感謝我了嗎?就算一個人情換你一次回報,應該也有不少次了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