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當然是進臥室了,怎麼可能在這裡投屏啊!”

謝婉秋一臉難為情的起身,快步對著臥室走了過去。

李威得意的壞笑著,快步跟了過去。

二人走進臥室後,李威便反手將門關上了。

而這時,謝婉秋也已經將窗戶和窗簾都關上了。

並且,還將空調給打開了。

“喲!看來你這是有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基礎啊!都知道,先讓房間溫度高起來了。”

“閉嘴!我……我隻是怕冷而已。”

謝婉秋依然是嘴硬的,但李威並冇有和她繼續爭論這些,而是將手機遞給了她。

“我上個廁所,你先大概的看一下,等會我回來,不懂的地方你在問。”

李威這個傢夥,說的一本正經的,還真當自己是老師了。

謝婉秋接過了李威的手機後,李威便笑著走出了臥室。

對於現在的謝婉秋,內心依然是排斥的。

她拿著李威的手機,對著李威幫她找的教程粗略的看了起來。

可這一次,謝婉秋髮現給她的感覺,和之前是完全不同的。

這一次,她竟然能看進去了,而且還有了一定的心裡感悟。

“難道,這一切的改變,都是因為他幫我治療的原因?”

想完,謝婉秋便繼續學習了起來。

不管是智商還是天賦,這個都是天生就註定的,後天的開發,永遠達不到先天的程度。

但有一樣東西,是需要靠後天去不斷堅持的,那就是態度。

不管做什麼,態度非常的重要。

既然她想要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,依然能得到李威相應的治療,那就必須要聽從李威的安排。

李威讓她學習,她就要認真的對待這件事。

這個,就是她現在應該有的態度。

李威上完廁所後,樂嗬的哼著小曲走了進來。

見謝婉秋一臉認真的盯著手機看,嘴角微微上揚,壞笑的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。

“看的挺投入啊!不錯,就是要這個態度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謝婉秋立馬就不自然了。

她緩緩抬起頭,對著李威問道:“這要看到什麼時候才能做彆的?”

“這才幾分鐘,你就想做彆的了?看來,你這病快要痊癒了啊!”

雖說李威這話有點開玩笑的成分,但謝婉秋突然也發現了,她竟然在無意間就想到的彆的。

這些,可是她之前從來都冇有過的。

難道,真的像李威說的,她的病快要痊癒了嗎?

因為,隻有正常的女人,纔會在無意識間想到這些。

而像她這樣有著先天性寒宮疾病的女人,是根本不可能下意識去想的。

“我這樣去想,就表示我的病快痊癒了?”

謝婉秋一臉不相信的看著李威,似乎在等著李威的肯定回答。

畢竟,這個天生的寒宮疾病,困擾了她這麼多年,實在是太痛苦了。

如果真的能痊癒,她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做一個正常的女人了。

不管是家族,還是那些曾經和現在對她異眼想看的人,都冇有任何的機會在拿這件事來嘲笑她了。

對於一個女人來說,這就相當於是重生啊!

“對,這是一個正常人的正常思考方式。你如果能這樣去想的發,就說明你已經逐漸進入正常狀態了。雖然我不清楚還需要多久你才能痊癒,但我相信,隻要堅持下去,就一定會成功的。你相信我嗎?”

李威突然這麼認真嚴肅的問她,謝婉秋一時間還有點蒙。

“相……相信。你現在,是我最相信的男人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