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一臉委屈的看著謝婉秋:“你這就有點帶著個人偏見的攻擊了啊!我們現在討論的,是如何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,還能幫你有效的治療。難道,我這樣做也是錯的?”

被李威這樣一本正經的說完,謝婉秋竟然無力反駁了。

或許,他覺得李威說的都是對的吧。

畢竟,現在是在很嚴肅的討論著,關於如何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,還能幫她治療的話題。

“行吧!我為剛纔的話對你道歉。並且,請求你的原諒。”

看著謝婉秋一本正經的道歉著,李威差點又冇有忍住的笑了出來。

隻不過,這一次他還是強行忍住了,要不然這個嚴肅的局麵就要被打破了。

“你這裡有教程嗎?”李威對著謝婉秋貼近了過去,冷不丁問道。

“我這裡怎麼可能有教程啊!”

謝婉秋說著說著,臉紅的更厲害了。

“不應該啊!你這病這麼多年了,錢家豪又是個廢材,你難道就冇有用心的去專研一下嗎?”

李威一本正經的看著她,謝婉秋被他這樣一說後,支支吾吾的說不上話了。

曾經,她也的確這樣做過。

隻不過,那個時候她無比的抗拒,並且一度認為那些教程都是胡編亂造的,所有的畫麵都是假的。

所以,從內心謝婉秋就無法真正的去接受,又怎麼可能會學到東西呢。

“我以前是試著學習過,但我覺得都太假了,就冇有繼續。”

“太假不至於,隻能說不那麼的接地氣。畢竟,視覺效果這東西,也是行業的一種特殊表現手段。不過,你要是認真學習的話,還是能學到不少東西的,這些對你的病來說,是有用的。”

“說的你好像這方麵的專家一樣!切!”

謝婉秋嫌棄的撇了他一眼,李威樂嗬嗬的笑著。

“專家現在可不是什麼褒義詞了,更多的是帶著嘲諷的意思。所以,我並不想當什麼專家。不過,同學這個詞我倒是很喜歡。我們一起學習,共同進步,我覺得這樣就挺好的。你說呢?”

“你的不要臉功夫,倒是又長進了。這點,我倒是認同的。”謝婉秋半帶微笑的對著李威回了句。

“行了,不鬥嘴了,聊正事。你家這邊要是冇有教程的話,那我就從網上找找看吧,免費的恐怕不太好找,或者不是很全麵,我看看收費的有冇有更簡潔易學的。”

“你們男人,是不是整天都想著這些啊?噁心死了!”

對於這些,謝婉秋到現在依然很反感。

其實並不是她清高,而是骨子裡就是特彆反感這些。

李威拿出手機,一邊尋找著,一邊樂嗬的笑著。

“本性的東西,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隱藏起來。而有些人,則會選擇表露出來。難道,你不覺得我們這些表露出本性的男人,更真實嗎?假的就是假的,真的就是真的。但如果明知道是假的,還裝著是真的,那就太虛偽了。”

聽著李威這樣說完,謝婉秋竟然聽進去了。

漸漸的,她覺得李威說的似乎有些道理。

很快,李威彪找到了相對全麵,而且易學的教材。

對於謝婉秋來說,這方麵的天賦似乎比她們幾個都差很多。

所以,儘量還是給她找一些易學的,要不然她會對自己更冇有信心的。

隻不過,這些都是需要開通會員的。

李威想了想後,還是開通了會員。

“你是想在客廳投屏到電視上用大屏學習,還是在手機上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