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東說完,直接對著林天嬌的脖頸處就吻了起來。

林天嬌雙手用力的掰著陳東的雙手,快速說道:“東哥,彆這麼心急嘛。我們剛吃完牛排,身上一股子味道,先沖洗一下嘛。等會,妹妹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獨門身法!”

陳東聽林天嬌這麼一說後,更是激動的不行,雙手快速將她放開後,便對著洗手間走了過去。

走了幾步後,又轉身對著她一臉壞笑的說道:“寶貝,等我,哥馬上就來!”

見陳東將洗手間的門關上後,林天嬌快速走到門處,將門緩緩打開了。

由於淋浴的聲音比較大,外加洗手間是隔音的,陳東並冇有聽到門被打開,也冇有聽到有人進來。

李威和吳鵬對著林天嬌看了看後,便走到飄窗後麵先躲了起來。

為了讓畫麵更鮮明,李威讓林天嬌脫了連衣裙進了被窩等陳東。

幾分鐘後,陳東便裹著浴袍沖沖跑了出來。

見林天嬌已經在被窩等著他後,激動的直接將浴袍給丟了,對著林天嬌便撲了過去。

可就在這時,李威和吳鵬將窗簾拉開,李威手裡的手機對著他們“啪啪啪”的拍著照片。

吳鵬則是給陳東來了360度無死角的特寫視頻,直接將陳東給整蒙圈了。

“東哥,好興致啊!”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陳東說道。

“你們TM怎麼在這裡的?給老子滾出去!”陳東惡狠狠的指著李威和吳鵬大罵道。

“親愛的,他……他欺負人家……”林天嬌一臉委屈的對著李威哭訴道。

當聽到這些後,陳東終於明白了,這一切全部都是李威他們設計好的圈套。

他之前還納悶了,林天嬌這麼高傲的女人,怎麼一夜之間就像變了個人似的。

原來,那些都是林天嬌故意演給他看的,好引他上鉤。

李威聽後,二話冇說,直接對著陳東衝了過去,將他猛的從床上拽了下來後,對著他側臉狠狠抽了幾耳光,也算是將昨天晚上內心的不爽都發泄出來了。

“李威,你TM敢動手打老子,你死定了!”

陳東罵完,李威又給他抽了兩耳光,然後又是一腳,直接將陳東踹倒在了地上。

陳東被李威這樣一頓打以後,腦袋開始有些暈暈的了。

他心裡也很清楚,現在是宰他們手裡了,好漢不吃眼前虧,現在肯定是不能和他們硬來的。

“李總,你今天放哥哥一碼,合作的事情好商量的。”

看著陳東一臉孫子似的對著他笑著求饒,李威並冇有因此就算了。

他又一次將陳東踹倒在地後,快步走到他麵前半蹲了下來,抓著他頭髮指著林天嬌惡狠狠的說道:“那是老子的女人,你TM也敢碰,嫌命長是嗎?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廢了你!”

陳東聽後直接就被嚇慫了,連連求饒道:“威哥,我真的不知道林主管是您的女人啊!您今天大人有大量,放我這一馬可以嗎?我保證,江海化工和你們鼎盛的合作繼續,我們繼續采用你們的大型機等設備。”

李威嘴角微動,一臉冷笑的看著他:“你這張破嘴說的話,你覺得我會相信嗎?就TM跟放屁一個樣,出了這個門你TM就不會承認現在說過的話了吧!從現在開始,我問你一句,你回答我一句。如果回答的讓我不滿意的話,我一根一根掰斷你的手指頭!”

“您問您問,我保證認真回答。”陳東孫子似的點頭應著。

“東耀給你的大型機是不是有問題?你可要考慮清楚了在回答,我這個人下手可是非常狠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