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事啦,我都不介意,你有什麼好介意的呀!”

沈夢溪這一刻表現的特彆嗲,關鍵還特彆的激進,就好像很期待李威進去一樣。

“那你躲著點,我這就進來了啊!”

李威還是很規矩的,側身揹著打開門走了進去,將盒子放到馬桶蓋子上以後,便對著沈夢溪說道:“我就放在這裡了,你等會自己過來拿一下吧。我這人怕熱,這裡溫度太高了,不合適逗留。”

李威說完,便快步走出了洗手間。

沈夢溪見狀後樂嗬的不行:“還真是夠能裝的,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。”

這些話,都是她自己在心裡默默說的,李威自然是聽不到的。

畢竟,她去過兩次李威的新辦公室,李威是什麼樣的人,她心裡也很清楚。

沈夢溪心裡也很清楚,李威心裡對她是有想法的,畢竟他是個正常的男人。

可李威心裡也很糾結,畢竟她並不笨。

既然是交易,李威不可能爽過以後就不付出了,這就是李威糾結的地方。

李威走出洗手間以後,反鎖將門關上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。

不僅僅是裡麵溫度比較高,還有那種沐浴露的香味,以及沈夢溪本身。

他快步走到餐桌前,拿著剛纔吃麪的碗,倒了些溫開水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。

現在,他是在猶豫,到底是直接離開,還是在等等看?

畢竟,就這樣離開的話,實在有些太不是男人了。

可要是不走的話,等會沈夢溪忙完出來,他恐怕就走不了了。

就算他想走,可這兩條腿,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聽指揮了。

就在李威正糾結的時候,身後傳來了洗手間的開門聲,沈夢溪這個女人出來了。

“威哥,在等我嘛?”

李威聽後,用力的嚥了下口水,心跳“撲通撲通”的,他自己都能隱約聽到聲音了。

這一刻,他全身都開始酥麻了起來,有點機械式的轉身對著沈夢溪看了過去。

可下一秒,竟然看到沈夢溪裹著一件粉紅的浴袍了出來了,關鍵還是那種超長款帶著兔耳帽子的。

沈夢溪整個人都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,李威看到後雖鬆了口氣,但內心卻多了一絲失落感。

“你洗好了啊!”李威對著沈夢溪笑著說道。

“嗯,威哥你看著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呢?是不是我出場的方式和你想的不太一樣呀?”

沈夢溪這個女人,眼倒是很毒,竟然一下就看出了李威的不對勁。

李威樂嗬的笑著:“冇有冇有,你這樣穿剛好,要不然出來容易著涼。”

而這時,沈夢溪卻對著李威走進了過來,一臉壞笑的看著他。

“真的是這樣嘛?難道,威哥就你期待一下剛纔盒子裡裝的是什麼?或者說,威哥你剛纔偷偷打開看過了?”

“冇有冇有,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會去做呢。”李威雙手快速擺動解釋道。

這一刻的李威,還真有點慫了。

要不是考慮到謝婉秋的治療,他倒是可以在這裡和沈夢溪好好談談心!

可現在已經八點多了,要是不早點過去謝婉秋那邊的話,恐怕又要治療到後半夜了。

明天,他還要早起去粉紅天地對麵的酒店,去和那三個混蛋交談了。

“那,威哥你猜猜看,那盒子裡到底壯的是什麼?”

沈夢溪已經走到了李威的麵前,對著他一臉壞笑的繼續說著。

“你不是說換洗的衣服嗎?”李威弱弱的回了句。

“那,你想看我穿上以後的樣子嘛?”

“這個,我……”

就在李威支支吾吾的回答時,沈夢溪便將包裹嚴實的睡袍給輕輕滑落下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