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夢溪這女人,還真是一刻都不閒著啊!

被她這樣一誇讚,李威還真不知道如何來回答了。

偶像劇看看就行,不能太當真。

要是真的實戰,大多數的女主肯定都看不上男主的。

畢竟,很多男主看著一個個都骨瘦如柴的,體力指定不行啊!

“這個誰知道呢?畢竟,我和這男主也冇有較量過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便拿起筷子開始品嚐起了沈夢溪煮的麵來。

先是喝了口清湯,隨後又吃了兩口麵,整體來說還是可以的。

雖然和他煮的麵比起來差不少,但還是可以吃的。

最怕的就是看著挺好看,吃著特難吃的那種。

那樣的話,可就真的有李威受的了。

“怎麼樣,我煮麪的手藝還可以吧?”沈夢溪對著李威笑著問道。

李威笑著點了點頭:“不錯,挺好吃的。”

“嘻嘻,那就多吃點吧!吃飽喝足了,纔有精神嘛。”

這話說的,明顯是在點李威啊!

古語雲:酒足飯飽思……

對,反正就是這個意思吧。

李威笑著冇有繼續接話,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。

見李威在大口大口的吃著麵後,沈夢溪便對著他笑著說了句:“威哥你慢慢吃,我去沖洗一下,今天出去一天,滿身的酒氣,臭死了都。”

“行,你去吧!”

看著沈夢溪轉身走開後,李威心跳也漸漸加快了。

他很好奇,等會沈夢溪會以怎樣的一種形態出現在他的麵前?

想著這些,李威麵前這麵一下就不香了,顯的清淡無味。

不過,他還是應著頭皮將這些麵給吃完了。

畢竟都快到八點了,從這邊到謝婉秋住的彆墅區,還有四五十分鐘的路程了。

就算等會過去路上車輛變少,開起來的話也需要三十多分鐘的時間。

他不吃飽一點,等會光開車就會很餓了。

額……他這一刻想的是開正經的大G!

李威剛吃完麪,便聽到沈夢溪在洗手間的叫聲了。

“威哥,能不能幫我個忙呀?”

聽到沈夢溪的叫聲後,李威快步走了過去,貼著洗手間的門,對著裡麵問道:“什麼事啊?”

“我剛纔忘記拿換的衣服了,你能幫我進臥室拿一下嘛?”

這女人的閨房,李威進去肯定是有點不太合適的。

可沈夢溪現在也不方便自己拿,他也隻能先代勞了。

“在什麼地方啊?”李威繼續追問道。

“就是臥室最裡麵那個衣櫃,最上麵有一個粉紅色的盒子,你將那個盒子拿給我就行啦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李威一邊對著沈夢溪臥室走進去,一邊好奇的想著。

誰平常換洗衣物會這樣放呢?是不是有點太麻煩了?

可當李威看到粉紅色盒子的時候,眼睛立馬就直了!

這盒子,和他給謝婉秋買的差不多,李威不用看都能猜到裡麵裝的是什麼了。

靠!這要是讓沈夢溪穿上出來,他還真怕今天晚上出不了這個門了。

頓時心裡七上八下,心跳也漸漸加快了起來。

嗓子感覺特彆的乾燥,刺撓的很。

“我找到了,直接放在外麵你開門拿吧。”李威對著裡麵大聲叫道。

“威哥,你幫人家送進來嘛。外麵冷,萬一著涼了可是會影響明天工作的。”

這房子和裝修是挺新的,但就這空調不行,掛式的,客廳麵積又挺大的,這玩意要打很久溫度才能上來。

“我進去不太方便吧?往往上司和下屬之間的衝突,就是這樣開始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