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方婷這個女人,李威被她這樣一接話,直接就矇蔽了。

“怎麼,想和我一起去小樹林裡冒險啊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。

“我冇有去過,對這樣的冒險不是很清楚。你經常去?”

方婷這女人,明顯是在套李威的話啊!

李威無奈的苦笑著:“兒時經常去,幾個玩伴一起倒也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“你挺早熟啊!不過,打小口味倒是挺重的。”

聽完方婷的話以後,李威直接就炸裂了。

“你這樣褻瀆我的童年不太好吧?”李威對著方婷一臉壞笑的看著。

“猥瑣的童年難道不應該好好褻瀆一下嗎?”

李威剛要接話,便有一個男服務生過來找方婷了。

隨後,方婷和李威打了聲招呼便走開了。

李威麵帶笑容的哼著小曲,快步走出了粉紅天地。

上車以後,他便將駕駛座放平了下來,躺著好好休息了起來。

還好運營那邊現在不忙,要不然林天嬌和沈夢溪這些破事,他還真冇有什麼時間來管。

一個小時後,李威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在敲打車窗,他緩緩睜開雙眼後,發現是林天嬌和沈夢溪站在車外麵。

李威快速將車鎖打開後,沈夢溪和林天嬌便到後排坐了上來。

“那三個混蛋都醉了?”李威側身對著她們笑著問道。

這時的林天嬌和沈夢溪都是一臉通紅,看樣子是喝了不少酒。

還好她們的酒量很好,要不然現在已經醉倒了。

沈夢溪看著李威的眼神特彆的曖昧,李威能看的出來,她這一刻內心的想法。

隻不過,有林天嬌在,李威並冇有將關注點放到沈夢溪的身上。

“基本醉了!對了,你接下來讓那三個小姐姐怎麼安排的?不會又像上次一樣,直接將他們丟到對麵酒店就完事了吧?”

林天嬌現在意識還是清醒的,要不然說話的思緒不會這麼明朗。

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:“你隻說對了一半!接下來,我的確是要將他們三個混蛋丟到對麵的酒店。但這一次,並不隻有他們三個,還有包廂裡的三個小姐姐。”

“可明天他們醒來以後,繼續要我們給優惠怎麼辦?”沈夢溪對著李威快速插了句。

李威對著她看了過去,弱弱的補了句:“放心,這件事我來辦。明天,我早點過來找他們談。現在整個市場的價格已經非常透明瞭,他們做了這麼多年生意,和我們也有過很多次合作了,應該也很清楚這一點。要是他們還想著要我們給差價補償,要不然就拿去東耀合作來威脅的話,那就讓他們去好了。”

“要是這樣的話,我們這一天豈不是白忙活了?中午和晚上,我們可是花了不少錢的。”林天嬌激動的快速接了句。

這個李威當然也很清楚,給那三個混蛋花這麼多錢,還什麼好處都冇有落下的話,心裡肯定是不好受的。

李威一臉冷笑的看著她:“你覺得,我李某人是這麼容易讓人白嫖的嗎?”

“你該不會亂來吧?”

“法治社會,我們都是文明人,當然不會亂來了。當然,對待社會敗類和那些雜碎除外!”

“我感覺,他們明天醒來以後,肯定還會要我們給出差價補償的。畢竟,趙軍對他們說的百分之十的差價實在太有誘惑力了。”

聽完沈夢溪的話以後,李威一臉壞笑的接了句:“既然那麼有誘惑力,那就讓他們去找趙軍拿低價合作好了。到時候,讓他們也嚐嚐一地雞毛的是什麼滋味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