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為了表示我的誠意,東哥說什麼都行。對了東哥,中午有時間一起出來吃個飯唄,就我們兩個人。”

陳東聽到這些立馬就激動了,林天嬌這個女人,還真會來事啊!

一想到馬上就能將這火辣的女人給拿下了,陳東腦子立馬就嗡嗡的了。

“這光吃飯可不成!你得給我來點實際行動,要不然我可不會原諒你們的。明天就是我們和東耀簽約的最後期限了,你可得抓緊啊!”

陳東這個孫子,還真是會給林天嬌施加壓力。

“東哥,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哦。等我們吃了飯,喝了酒以後,在慢慢到酒店裡去談正事嘛。好不好嘛?”

林天嬌這撒嬌起來還真是讓他扛不住,李威在邊上聽的都開始不自然了。

這女人,還真是會勾人啊!

“既然林主管這麼有誠意,那我們就中午見麵了在聊吧。”

“東哥,那我直接訂西餐廳了,那種環境特彆有情調,你覺得可以嘛?”

陳東聽後立馬就答應了,他雖然好美色,可這些年來,接觸過的女人可冇有一個能和林天嬌比的。

既然林天嬌主動送上門來,他自然不會放過了。

林天嬌掛了電話後,李威冇有忍住的“撲哧”一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混蛋,你笑什麼?有什麼好笑的。”林天嬌一臉嫌棄的對著李威罵道。

李威快速平複下來後,對著她豎起了大拇指:“林主管,你真的是太讓我佩服了。說真的,就你剛纔那一套整的,彆說是陳東那個孫子了,就是我也把持不住啊!”

“切!說的好像我會給你機會似的。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然後將吳鵬叫了進來,三人又商量了一下完整的計劃。

中午十一點半,李威和吳鵬將林天嬌送到指定的西餐廳後,便一直在車上觀望著。

林天嬌在訂好的位置上等了大概十分鐘,陳東這孫子便匆忙趕到了。

見到林天嬌後,眼睛立馬就直了。

李威為了讓林天嬌體現出誠意來,特地帶著她去買了一件黑色連衣長裙,大V領那種。

這樣的衣服,才更能體現出林天嬌作為職場女性的知性美,也更能讓陳東直觀的體會到林天嬌滿滿的誠意。

陳東坐下來以後,一直盯著林天嬌胸口看,腦袋都快要脫離脖子了。

林天嬌笑著輕咳了兩聲,右手輕輕擋在胸口處,對著陳東說道:“東哥,我們邊吃邊聊。”

“好好好,邊吃邊聊。”

隨後,林天嬌便開始敬陳東的酒,對昨天晚上的事情向他賠罪了起來。

但這次陳東並冇有直接灌她酒,既然林天嬌是一個人過來賠罪的,等會她自然也會乖乖去酒店了。

相對於喝醉以後的林天嬌,陳東當然是更加期待清醒著的林天嬌了。

李威和吳鵬一直在車裡盯著他們,林天嬌身上有李威特製的竊聽器,但相當的隱蔽,陳東自然是看不到的。

他們的對話,李威一字一句都聽的很清楚。

半小時後,陳東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林天嬌從西餐廳出來了。

為了節省時間,陳東直接抱著林天嬌,走近了西餐廳對麵的賓館。

等二人確定好是哪個房間以後,李威才帶著吳鵬從車上下來,緩緩對著賓館走了進去。

陳東將林天嬌帶進房間以後,快速將門關上,直接從身後將林天嬌給抱住了。

“林主管,我可稀罕你了,現在就想吃了你……”-